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50 内容:2053

【同人】泰拉众神(一):斯卡蒂的故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某日的午后,罗德岛草药种植楼中央天井。

        没有什么比在难得的休息日来一杯茶更让人感到惬意的了,我一边想着,一边在苦丁茶里面加了点柠檬皮屑。吹拂茶杯表面的热雾,轻轻抿上一口,浓郁的酸苦滋味在口腔中氤氲。

        “在生活的苦涩中寻找转瞬即逝的甘甜,这才是人生的要义。”

        “您好,博士。请问种植园的出口在哪里?我迷路了。”

        一个似乎很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声音静醒了我。啊,刚才睡着了吗。我揉了揉眼睛。看向声音的源头。一位银发的女性站在我的面前,背后是一把大小相比她身体完全不匹配的长方形剑袋。

        “……是斯卡蒂啊。”我想起来了,是昨天新来到罗德岛的近卫干员斯卡蒂,特长是……什么来着?算了,不重要。

        “还没有安排任务吗?”

        “是的,目前还没有。阿米娅小姐让我这几天先在罗德岛内四处走一走,熟悉一下各种设施的位置”

        “我们都是闲人呢。”我笑了笑,从桌子下面掏出另一把钓鱼椅,“有空喝杯茶吗?”

        “当然,非常感谢。”斯卡蒂打开椅子坐了下来,剑袋被她轻轻靠在椅子侧边。银色的发丝在午后的阳光下格外耀眼。

        我递给她一杯苦茶,“尝尝,虽说可能不太适合你的口味……”还没等我说完,斯卡蒂端起杯子仰头就将茶喝了下去。

        “咳!”不出我所料,苦丁茶的苦涩感对于初尝者来说难以接受。不过她没吐出来这一点,我倒是很敬佩。

        “好苦啊……”斯卡蒂咂了咂舌,“即使是在阿戈尔,我也没有尝到过比这更奇怪的饮料。”

        “确实,这种茶是上周,我请龙门的陈长官吃早茶的时候第一次尝到的。那天我抿了一口就吐出来了。哈哈哈哈,比你差远了。”我笑着摇了摇头,为她倒上一杯清水,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她右手边的剑袋吸引住:“我听说昨天人事部让你展示武器的时候,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呢。我很想见识一下这把武器有何不同。”

        听完我的话,斯卡蒂微微颔首,将俏脸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下。在短暂的思考过后,她打开剑袋,从中取出那把深蓝色的大剑,越过桌子递给了我。

        “摸一下。”她轻轻地说,如同耳畔的低语一般。

        我接过那把大剑,在触摸到它的一瞬间,似乎有一股强风扑面而来。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细细的水珠,细腻的咸味取代苦茶的酸涩占领了我的感官。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我砸了咂嘴,鼻翼翕动几下,并没有什么味道。

        是我的错觉吗?我抬起头看向斯卡蒂。而她好像知道我想说什么一样,摇了摇头:“把它举起来贴近你的耳朵。聆听它的声音。”她在说第二个“它”的时候重读了一下。

        我举起这把大剑,在接近我耳朵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死一般的寂静。远远地,一种类似于浪花拍岸,微风阵阵的声音向我涌来。伴随着这令人意外的潮声,我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音调很高的歌声。这歌声时而平和,时而高亢,时而激昂,时而悲恸。可当我想仔细听下去的时候,斯卡蒂已经伸出了手。我只好很不情愿地把剑还给了她。

        斯卡蒂优雅地把大剑收到背后,望向我,问到:“博士听说过北境的海盗们吗?”

        我一愣,随后答到:“当然,北境的海盗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勇者,每一位都是盼望着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猛士。在古时的广阔海域上,总会有海盗们四处征服,劫掠商船。我记得有句古谚语说过:‘最凛冽的寒风孕育出最勇敢的海盗。’”

        斯卡蒂听到我说这句话,点了点头:“是的,在遥远的过去,在属于他们的时代,成为海盗是每一个北境人所向往的。那么,作为您请我喝茶的回礼,我来给博士讲一个流传在北境海盗之间的传说吧。

        “相传,大海之上有一位海洋之神。他手持一柄深蓝色的铁桨,能呼唤大海的力量。人们说,他能为人民带来雨水,暖风和丰富的食物,能为海上的勇士们带去掀翻敌人战船的巨浪,扯断敌人桅杆的狂风。据说他还能用奇妙的语言为胜利归来的勇士高歌一曲,用恶毒的诅咒让逃跑的懦夫沉没在大洋的深处。

        “与此同时,在冰冷的冻原之上,有一位寒冬的女神。相传,这位女神手持一根深红色的长枪,能呼唤暴风雪的力量。她时常行走在雪原里为数不多的村庄之间,倾听村民们的诉求。人们经常看见她挥舞着长枪,为人民讨伐伤人的恶兽。亦在缺少粮食的日子,为人们带来新鲜的兽肉

        “有一天,寒冬之神为了终结一头濒死巨兽,离开了冰封的雪原,来到了温暖的海岸。她无意之中召唤的暴风雪冻结了海面,条条战船被困在冰面上寸步难行。不少海上勇士也因此饥寒交迫而濒死。海洋之神听到了勇士们的祈祷,匆匆赶来与寒冬女神交战。据说,他们之间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九天。在那九天里,狂风呼啸,空气中夹杂着锋利的冰晶,大海的波涛无时无刻不在怒吼。所有人都躲藏在自己的家里,禁闭着门窗。即使最勇敢的海盗在那段时间也像最软弱的孩子一样缩在床底下瑟瑟发抖。终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一些胆大的村民们蹑手蹑脚地推开了房门。他们发现,两位神明靠在一起,坐在海岸旁的悬崖边,二人的武器随便地插在地上。他们时而望着天空,时而望向大海,但更多的时候,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他们相爱了。

        “两位神明向胸怀宽广的太阳与善良温柔的月亮许下誓言,每九个日夜,二人轮流在彼此位于海岸和雪原的家中居住。可是,随着交往越来越深,相爱的两位神明之间也产生了隔阂。海之神厌恶冻原干燥冰冷的空气,也无法在没有流水的地区舒适地生活;冬之神不能忍受海风的潮湿,温暖富饶的海岸也无处发泄她狩猎巨兽的渴望。渐渐的,二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拌嘴与埋怨也变成了家常便饭。终于有一天,他们在饭桌上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冬之神一气之下离开了海之神在海岸的家,带着自己的长枪回到了雪原。她把自己紧紧锁在小屋里,气呼呼地想着爱人对她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不可理喻。

        “她原以为没几天,海之神就会像往常一样,来她家向她道歉。可是,整整一周过去了,海之神也没来找她。冬之神突然感到一阵恶寒,她急忙提起长枪走出家门,快步奔向海岸。可还没走出雪原,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森林边原本宁静祥和的村庄,现在只剩下一片废墟。断壁残垣之间,脚印杂乱的印在积雪之上,染红积血的大片血迹更是让她几乎瘫倒。脚印从海岸蔓延而来,又原路返回。她完全不敢想象海岸的村庄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冬之神抵达海岸旁的村庄,这里已经不剩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没有人,没有完整的房屋,就连尸体都没有留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臭味。冬之神大声呼唤着爱人的名字,可回答她的,只有冷风吹过废墟的啸叫声。

        “这时,冬之神看见大海上驶来一艘庞大战舰。她认出那是村里最勇敢的海盗领袖‘自由人’戈登的“阿戈尔”号战船。戈登见冬之神茫然地站在海岸边,连忙跳下战船,向她诉说近几天发生的事。

        “就在冬之神回到雪原没多久,一天夜里,天空突然亮的宛如白昼。正当所有人出门准备一探究竟之时,远古邪魔带着祂们的子嗣与眷族从天而降。没有人是祂们的对手。这些外来者视凡人如蝼蚁一般,肆意践踏他们的生命。海之神意识到,邪魔的目标是身为神明的自己和爱人。于是他念起古老的咒语,将冬之神的居所隐藏了起来,除非是冬之神自己走出房屋,否则没有任何存在能找到她。海之神带领着村里所有能拿得动武器的人奋力反抗,但那咒语让他损耗了太多精神力。他还是没能抵挡得住邪神的攻势。随着铁桨被打落,他也被祂们抓住,带到了远洋深处。而戈登和他的手下带着村里的幸存者,连夜逃离了海岸,幸运地逃离了了邪魔们。

        “冬之神听到这些话,懊悔不已。她急忙问海之神现在在何处,她还能不能救出爱人的性命。‘自由人’戈登听罢,沉思了很久。他说既然海之神不想让邪神找到她,他肯定是不希望她插手其间。而且,就算是二人联手,也不一定能敌得过邪神和祂的手下。但冬之神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她将自己的长枪插入‘阿戈尔’号的船艏,做成了一根锋利无比的撞角。她举起了爱人的武器,那柄深蓝色的铁桨。在举起它的时候,她仿佛感受到了爱人那时而温暖时而炽热的汹涌力量在身体里激荡。在安顿好幸存者们之后,她怒吼着,跳上了‘阿戈尔’号,戈登和他的手下的勇者们被这愤怒之情鼓舞,也纷纷跳上战船。众人喊着高昂的口号,向着远方驶去。

        “战船在大海上航行了足足十天。在第十一天夜里,众人发现海面之上竟有一座巨大的祭坛。祭坛上,邪神和祂的子嗣们正念着难以入耳的亵渎语句,跳着不堪入目的禁忌舞蹈,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让时间与空间为之扭曲颤抖,让战船上的每一位勇敢的战士为之胆寒。而冬之神的爱人,正紧闭着双眼,被牢牢绑在祭坛正中。满天密云之间,一缕月光正照在他身体上。

        “寒冬之神见此景象,已顾不得恐惧。怒火在她胸膛中熊熊燃烧着。她举起了爱人的武器,那柄铁桨。刹那间,大海爆发出了惊天的怒吼,巨浪滔天,平静的海面上刮起了飓风,海水被裹挟着飞上高空,变作锋利的冰晶如箭簇一样飞落到祭坛之上。无数邪神的眷族被这阵冰雨扎成筛子,可他们中的大多数似乎不以为然。这些邪恶的外来者,祂们的每一句话语都具有强大的力量。那只巨大的邪魔只是轻轻张开嘴唇,就让船上的海盗们无法动弹,倒在地上抽搐不已。有的人甚至连在这低语中保持理智都是一种奢望。冬之神也无法忍受这低语,但她心生一计,扯下身上衣服的棉絮塞进耳朵里,又用冰块死死封住。这样也就缓和了邪神污言秽语的影响。她跳进祭坛之中,挥舞着爱人的武器,在敌人之间穿梭舞动,为祂们带来死亡的审判。

        “但那巨大的邪神却丝毫不在意她的攻势。祂只是轻松的抬手,就能接下她用尽全力的劈砍。寒冬之神仿佛倾尽自己生命的攻击对他毫无作用。就连使用大海和凛冬的力量,也无法取得优势。没多久,邪神就将她压制,就要取走她的性命。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自由人’戈登用佩刀捅进自己的双耳。他强忍着疼痛唤醒其他的海盗们。海盗们纷纷效仿他们的首领,用佩刀扎伤双耳,燃烧着自己仅存的生命划动战船。战船带着船艏的那杆长枪劈开空气,向邪神直冲过来,狠狠地扎在了邪神庞大的躯体上。邪神无法忍受这痛苦,停止了对冬之神的攻击。在这时,被牢牢捆绑住的海之神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喊出了自己曾经作为人的名字。神的真名是身为神的禁忌之物。喊出真名的下场就是彻底解放自己作为神的力量。海之神的举动让天空与大海变了脸色。雷暴,闪电,飓风,巨浪仿佛恸哭着向着祭坛袭来。遥远的海底传来震动,打开了一道巨大的裂隙,吞没了祭坛上的一切。

        “等冬之神苏醒过来之时,她和战船上的勇士们正躺在海岸边。他们的身边就是村落的废墟。朝阳刚刚升起,金黄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身上,也照在村庄幸存者们的脸上。在短暂的休整过后,冬之神建造了一条大船,载着两个村子幸存的村民们,向大洋深处航行,寻找新的家园。最终,他们来到了一块丰饶的土地。冬之神为了纪念与她一同战斗的海上勇士,将这片土地命名为阿戈尔。她在帮人们建立起村庄,教导他们如何狩猎,如何战胜比凡人强大数倍的敌人。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她与村民们道别,带着爱人的铁桨离开了阿戈尔,踏上了漫漫旅途。”

        等我从遥远的传说中回过神来,我发现斯卡蒂歪着头,正静静盯着我看。我干咳了一下:“真是动人的传说,仿佛身临其境一般。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听你再讲更多类似的故事。”

        斯卡蒂笑着点点头:“当然,博士,如果有机会的话……不过不是现在。我还要继续熟悉罗德岛的舱室。我猜,距离我的第一次任务应该不远了。如果博士还想听的话,可以申请和我一起出任务,到时候我会讲更多,更多的故事。那么,先告辞了。”

        斯卡蒂站起身,行了一个礼,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从兜里掏出一块透明的材料递给我:“这是谢礼,博士。我知道你为了我的到来付出了很多。在这里面封存着一片阿戈尔的雪花。这可是很稀有的东西,不要给别人看哦。即使是冷冰冰的凯尔希医生,可能也会为此露出不一样的表情吧。”她笑着冲我摆了摆手,“明天见,博士。”

        我看着她的背影,和那把晃来晃去的剑袋,心里想着她刚刚讲的故事。我拾起那片透明的薄片,对着阳光。六角形的透明晶体在阳光下闪烁着别样美丽的色彩。

        突然一阵风吹来,空气中弥漫着咸咸的味道,耳边又传来了奇妙的歌声。
      ★★见习博士
      诸君日安。本文是在下在泰讯发布的第一篇同人作品,请君品鉴。

      本文写于【骑兵与猎人】活动初期。彼时的斯卡蒂甫一实装,就引起了作者(这个白毛大剑控)的浓厚兴趣。时至今日,斯卡蒂仍然作为助理活跃在作者的明日方舟界面。本文初次发表于nga粥版,为作者深海相关的第四篇文章(前三篇是互相关联的幽灵鲨的日记、蓝毒的报告和对深海色的观察记录)。彼时的作者文风尚且稚嫩,在nga发布的帖子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黑历史了(笑)。今日将文章重新打磨发布,也算是对自己新征程的奠基。

      《泰拉众神》题名脱胎于著名小说、美剧《美国众神》。本系列将会围绕众多现实神话传说在明日方舟世界观下的重新演绎。第二章将会在数日后发布,敬请期待。

      另:祝君新春快乐,虎年大吉大利。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