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50 内容:2053

【素材堆积/树洞/随缘更新】心有余而力不足,把点子和零碎堆在这里,自我敦促用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注册博士
      基于同人文《论女棋手的自我修养》设定的二次创作,在YJ模糊处理的设定上进行了放肆的改造。
      ★注册博士
      作者本人被yj新活动狂暴背刺,有关海洋那部分全部模糊处理了~

      某个人物的介绍
      在帝国的腐朽进程中,军事往往排在最后,而对于在苦难中沉浮的乌萨斯,帝国的支柱之所以不朽,不是因为他们与各国厮杀得到的锤锻,而是超脱了一切意识形态、对文明本身最后的良心。
      他效忠的帝国行将就木,他对文明的忠诚不曾动摇。

      某个人物的介绍
      温迪戈,或者说,所有卡兹戴尔的萨卡兹的力量,从不在于血脉纯正与否——与旧日幻影的联系绝不会拯救充满背叛与苦难的心。
      回复
      ★注册博士
      世界碰撞:
      海洋的宿怨来自黑暗深邃的过去,大地的苦难来自混沌无垠的未来。棋手在投身这两个从未被涉足的谜团之前,发誓要向人间的灾殃复仇。在1098年的伦蒂尼姆,棋手再度执锤,用维多利亚领土上各路长钉迸出的火花,为万千生灵照亮一条生路。
      CH1:塔拉日落——维多利亚的故事
      CH2:浩劫残阳——卡兹戴尔的故事
      CH3:故土突击——棋手上一段人生的故事,大地一条的一片国土免于毁灭的故事

      古远潮来:
      我曾经提过,如果有什么事物能够凌驾于我对食人大地的仇恨之上,那就是我、我的家庭、我们的国度、我们的文明与它的私仇。
      凯尔希,你已经见证了,人民在帝国永远不会开垦的荒芜领土上开始了新的生活,这片大地认可了我们的思想。
      你也见证了,阿米娅带给了萨卡兹渴求的自由,恩希迪欧斯带给了谢拉格人渴求的繁荣,没有魔鬼的代价,也没有神明的惩罚。
      凯尔希,矿石病患者即将成为过去式,人民知道将他们分裂的,不是身上的结晶和肆虐的天灾。
      大地之上,我们享受着鲜花、朝阳与矿石病治疗技术;大地之上,我们可以安稳入眠。
      凯尔希,我理应在此时兑现我的承诺。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应当在此刻迎来审判。
      我现在恳求将审判暂缓。
      凯尔希,你知道人民不会在我们时代的这一次胜利后止步,文明会继续向前,在之后的零次或无数次的历史螺旋之后,我们终会航向深蓝,直抵群星。
      你知道,在大地的身侧,潜伏着海洋的爪牙,你知道,在不远的深空,弥漫着虚假的星辰。历史的进程事在人为,异种的窥伺从未断绝。
      请允许我为我的文明复仇,也请允许我为泰拉剪除海底蛰伏的暗影,撕碎遮盖天穹的幕布。
      那时,泰拉将真正掌握未来,而我,任凭发落。

      ——“棋手”在前往陆中海指挥站前的留言
      CH0:棋手小姐沉海——“海神”小队在乌萨斯革命战争时期就已开始了对海洋的试探,古老的仇敌在多年以后终于无处遁形
      CH1:观测站突击航线——棋手越过了曾经的陆上文明边界,在大地的尽头,她看到了再也无法奏响的原子钟
      CH2:
      CH3:神在看着你——后记,海神成员的回忆
      CH4:卓娅与家园——两个代号的故事
      回复
      ★注册博士
      时间线
      1076
      凯尔希与乌萨斯科考队发现石棺,回收石棺冬眠仓与古代数据库。

      1077
      石棺冬眠仓的本质被掩盖,数据库被秘密运回卡兹戴尔的地下研究机构。
      数据库内资料解密完成,凯尔希知会卡兹戴尔议会,发掘工作开始筹备。

      1078-1084
      旧石棺研究所事件,大量参与研究人员身亡。
      松心百合疗养院事件,凯尔希脱离乌萨斯,于泰拉诸国从事秘密活动,卡兹戴尔复国运动达到顶峰时期。
      遗址发掘工作正式开始。
      根据考古产物与对数据库的解析,罗德岛号开始修复。
      凯尔希救下已经记事的亚叶。

      1085-1095
      凯尔希接到卡兹戴尔密信,至雷姆必拓发掘现场回收遗址内部发现的冬眠仓,“多尔乔特”第一次苏醒。
      多尔乔特使用乌萨斯语能实现基本的交流,新纪元的语言指卡兹戴尔语。
      脱离冬眠环境后,冬眠综合征开始出现,医疗团队开始进行冷却剂的研究。
      罗德岛号完工,萨卡兹民族统一论坛“巴别塔”成立。
      “多尔乔特”为六千万年前人类的身份被保密——否则她本身就是一件会引起各方抢夺的资产。
      “多尔乔特”成为博士,加入巴别塔感染者问题科研小组,负责矿石病药物开发,并根据自身见闻和一些简单的推理,对萨卡兹民族问题和感染者问题提出了一些见解,特雷西娅开始重视这个古人类的思想,记忆开始部分恢复。
      博士意识到了特雷西娅的理想远远大于解决萨卡兹的民族问题,特雷西娅与博士相互视为知己。
      博士与凯尔希确认关系。
      卡兹戴尔派系分裂加剧,巴别塔成为了实际上的皇女派军事集团。
      博士脱离矿石病科研工作,在卡兹戴尔军校内任职,在记忆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向学员传递了部分思想——因为真理的普适性,这些学员在多年后仍是博士的政治遗产。
      卡兹戴尔内战。
      博士与凯尔希的婚礼。

      约1093
      特雷西娅身亡。
      博士在内乱中失踪,短暂加入黄铁兵团。(信笺)
      博士在逃亡途中与伊里奇相遇。
      博士重伤,进入切尔诺伯戈石棺冬眠仓,军事委员会已经基本掌控卡兹戴尔全境,皇女派在罗德岛制药公司外壳的保护下喘息。

      1096.12-1097.1
      博士被唤醒,切尔诺博格事件。

      1097
      博士在与塔露拉/黑蛇的交流中越发关注泰拉的社会学。对这场感染者起义的复盘让她再度意识到了泰拉大陆上的矛盾,以顿悟的速度重拾了上一段人生中的理论,并得知伊里奇尚在活动。
      博士开始梳理罗德岛上交错的政治势力与自己在卡兹戴尔时期留下的政治遗产——大地上第一批有权有势且可以在某些层面说得上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
      博士饥渴地学习有关泰拉政治和社会的一切,在泰拉社会格局的促动下,于感染者问题上产生了相当激进的想法,巴别塔激进派领导人的形象重现。
      博士在研究历史时,于乌萨斯看到了矛盾的爆发点,博士心中的崇古主义开始占据上风,她决定在这次人生中,以复现那次伟大变革的方式,实现一个理想。
      博士重新联络“卡一系”四人。
      巴别塔时期记忆完全恢复,博士越发娴熟的操弄自身参与的一切事件。
      黄铁行动。博士展现了与其在巴别塔末期类似的作战风格,但她手下的不是用之即弃的萨卡兹佣兵,她也不会再将任何手下视作可以用之即弃的棋子:不是因为罗德岛拮据的兵力,是因为她心中的人文关怀,虽然凯尔希将这当成了一种虚伪。(凯旋)
      利刃行动。(斩蛇)
      博士察觉到了深海的异常,组建海神小队。

      1097年中
      汐斯塔假期。
      炽绚音海行动。
      卡西米尔之旅,白金流亡罗德岛。

      1097.11-1097.12
      罗德岛精英干员抵达维多利亚。(主线第九章)
      塔露拉逃脱,将博士的目光再次引向世界各处由工人、农民、感染者组成的队伍。

      1098年中
      维多利亚事变结束。>“世界碰撞”系列
      棋手对于事物的思辨已经极其接近上个纪元的自己,对于深海的记忆逐渐明朗,她想起了自身文明毁灭的细节。
      覆潮之下,中校最黑暗的过去叩响了棋手小姐记忆的大门,但是她决定先解决人间的问题,再进行对神的讨伐。
      在记忆彻底恢复后,棋手翻译《宣言》。(宣言)
      棋手与伊里奇、托洛茨卡娅等人建立正式联络。
      棋手需要统合罗德岛的力量:卡兹戴尔复国主义者,关注感染者权益的激进派与温和派,流亡于这个非政府组织的各色人士,在了解矛盾的本质后,他们无论去留,都将成为新一批的星火。

      1099
      革命家们回到了故土,带着乌萨斯最不愿面对的幽灵。
      苏维埃乌萨斯宣布起义,罗德岛与其合作。
      普里皮亚季战役,棋手小姐向乌萨斯沙皇和他的制度正式发起复仇。(唤雨)
      凯尔希一时无法容忍博士的策略,她向特雷西娅留下的法术寻求答案,旧有的一系列怀疑在此时暂时结清。(报幕)
      凯尔希与博士复婚,可以视为二人关系的升温转折点,凯尔希此时选择以博士的角度思考问题。(二周年篇)
      图拉战役,红军的下一个战略目标定为彼得格勒。
      白金刺杀伊里奇未遂。(断矢、断弦)
      罗德岛刺客刺杀卡西米尔外交官,干涉军集结完毕,托洛茨卡娅做出了决策。(谋杀黄金年华)
      彼得格勒战役,同时棋手小姐向深海正式发起复仇。(沉海)

      1100
      罗德岛/伊里奇的理论成为了一种广为传播的政治思潮,罗德岛开始举办政治论坛。(红与绿)
      罗德岛航行期,乌萨斯内部正在进行政权的更迭。(植葛)
      棋手与随行干员前往炎国。
      ...

      11xx
      棋手获得了人间的胜利,她开始向时间索取历史的答案。>“古远潮来”系列
      “古神”本体被定位。(祭神)
      棋手对深海的复仇完成,泰拉的人工智能技术在此之前出现突破。(神在看着你)
      回复
      ★注册博士
      新增服饰
      //白色右手-凯尔希
      斗争血脉系列/白色右手。凯尔希在巴别塔医疗部任职时的制服。卡兹戴尔魔王的天使,他们的存在便是对君主赞颂的回应。在内战的烈焰焚灭一切希望之前,疗愈的允诺从未被遗忘。
      “猞猁”的行动从来不是单纯的雇佣或效忠,这一次他们认同了一位君主的册封。

      新增服饰
      //红色左手-博士
      斗争血脉系列/红色左手。研究员多尔乔特首次以巴别塔参谋长身份出席作战会议时的装束。萨卡兹风格的面具与乌拉尔避难所风格的罩袍构成了这位卡兹戴尔执棋者的第二身戎装。局势已无可挽回,一切只为理想的续存。
      “我只允诺胜利。审判我,在人民能够安稳入眠时。”
      回复
      ★注册博士
      新增服饰
      //暗影嘲笑鸟-卡夫卡
      自由者系列/暗影嘲笑鸟。雷神工业出品。有史以来最具侵略性的商务服装,机动性优良,具有极佳的扩展性,可以抵御大部分弩弹的抵近射击,支持配饰订制。
      罗德岛的刺客向来否认文明外衣下的弱肉强食这一说法,铳弩利刃是这片大地残忍的前进步伐,何谓野蛮,何谓文明?
      回复
      ★注册博士
      西线的红军在绝望中取得了胜利,东线的沙皇在龙吟中走进了坟场,北原大陆边界和琼崖濒海的戍边军团在内部剧变的时刻默默承担着异种的凝视,干涉军的祖国在这一切的同时随着整个西部文明中心的易帜悄然瓦解,又再度重聚。泰拉历史的阶梯又向上走了一步,棋手看不到更远的螺旋,还有太空和海洋的宿怨需要了结。
      努科拜尔草原的最后一次巡游,棋手会邂逅一位同样沉睡千万年的同胞,携着棋手握住第一柄刺穿天穹的利剑,祝融星的光芒将为泰拉闪耀。
      回复
      ★注册博士
      棋手小姐猎影
      “黑蛇的组织形式更像一个秘密政党,但它毫无疑问拥有无与伦比的坚定内核,我们是在革命,还是弑神?”
      “既然黑蛇在近百年来已经无法逼迫乌萨斯按照它希望的方向爬行,我们显然应该以社会变革的形式消灭它,但克莱布拉松的第五类接触报告提醒着我们,从物理上灭绝这些行走的神像也是必要的。”
      回复
      ★注册博士
      危机合约:营火行动
      棋手与莱特的目光注定会在一个时间点上交汇。中校背负着她的历史漂泊了千万年的时空,总辖为一个稚嫩的文明描绘了未来。“边界计划”考察队熄灭的营火遍布大地,棋手代表着她的族群,如约携着火种醒来。

      营火长明奖章:为观测站突击行动参与者颁发的奖章。
      前进,随着重燃营火的辉光,直抵陆中海西岸的母巢。
      回复
      ★注册博士
      美洲的远征后,联盟于白令海沿岸的一处海港建造了一座雕塑。建造雕塑所用的技术随后用于自动化海洋观测站和地球望远镜,以及决战失利后的避难所工程。先行献给了艺术的科技是理想国对自己生产力的自信,亦是联盟的遗民记忆里最先失去的美好。


      暗红粗糙的地表在脚下延伸,直到广阔黑暗的尽头,一座微微隆起的小丘上,昔日的青草已被微微摇曳的荧光生物覆盖,中央的事物反射着柔和的光,如同血污中升起的最圣洁的灵魂。
      那是幽灵鲨追忆中的梦想。
      那是中校告别故土前的最后一睹。
      多尔乔特头盔下的双眼已盈满热泪。
      “鹤群。”
      那是一尊战士的雕塑,线条凌厉,通体洁白,岁月不曾在其上留下丝毫疤痕。战士垂首肃穆,表情一如当年的深不可测,这里早已没有熙攘的人群向他致敬,现在轮到他向这位躯体残破的同胞致以无声的问候。
      潮湿的空气凝出水痕,沿着战士手中低垂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刺刀尖滴下,消失在纷飞鹤群的羽翼中。
      回复
      ★注册博士
      常驻地图:涸海之歌
      涸海,或称死亡之海,黄沙中镶嵌的磐石。在很久很久以前,它的名字叫罗布泊。

      轮换地图:观测站突击航道
      边界计划拟订的最激进路线之一,前往一座阿戈尔水面观测站的航道,这座观测站可能有着更加古老的历史。

      营火长明奖章:为营火行动全程参与者颁发的奖章。
      前进,随着重燃营火的辉光,直抵陆中海西岸的母巢。

      营火屹立奖章:营火行动中颁发给坚守阵地之人的奖章。
      从血肉之躯到自动机械再到电位差构造的数字灵魂,观测站屹立不倒。

      列宁计划纪念章:指挥员本人以行动中回收的远古资料为蓝本制作的纪念章。
      在时间的尽头,原子钟会奏响,不准忘记我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