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50 内容:2054

【泰拉的一日】昔日的先驱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准博士
        
      第一次写。


        这是泰拉平凡的一日,一如以往数万年的历史中一个个单调乏味却在暗处发生着崭新变化的的日子。

        从一片灌木丛中醒来的我发觉到了身体的异常,就知道要为明天的黑暗做准备了。
        “到解脱的日子了吗?”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没有什么很大的痛苦,我早就已经尽了我的责任。
        首先在早上回忆一下已经交错杂织在一起不真实的过去。
        在穿越焚风热土后许久所看到的,都只有延展到天际的荒野,正如我无边无际的孤独。
        时间与空间早已模糊,我不知身在何方,也不知往何处去,只是一味地在原野上踽踽独行。
        军队远征时的惨烈已成过往烟云,我快记不清当我们承认再也回不去的时候,奄奄一息者从怀中摸出水袋托付给下一个人后走向远方的神情;在穿过高墙后立起的英雄们的剑冢下埋葬着怎样的光荣与梦想。与大部队失联很久以后,虽然炙人的高温随着我们穿过焚风热土的中心地带开始退散,但物资一日日的匮乏成了新的威胁。死一般的沉默渐渐笼罩了一切希望,没有任何变化的可咒景象使决心炽热的色彩暗淡无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得多走一日少走一日没有什么不同,不愿再忍受这无涯的苦难......
        后面他们是怎么放弃的,就彻底不记得了——甚至很可能是不愿意记住。总之,终于在某个清晨,我醒来时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之后我的时空感就开始模糊。我拾起他们的意志,在漫漫长路中丢失了太多记忆,日复一日的荒凉洗去了所有情感。我似乎变成了一台不会思考的机器。
        只有一个程序在驱动我:前进,前进,前进。

        至于意义之类,我从未仔细想过,应该说这是天性。

        焚风热土上的幻彩高墙将我的人生轨迹一分为二,前半程一团乱麻以一方不知有没有的矮墓碑结束,后半程直直延伸向无人的地平线。
        人类从不是安分守己的生物,早在开化不久,我们就想知道山的那一边,太阳东升西落的地方是什么样;凭一叶孤舟跨越无垠的大海,只为了找到传说中的大陆。我们一代代接力,在天灾横行,危机遍地的荒芜大地上建立起文明的灯塔。我们会联合起来,与神明为敌;我们遍布五湖四海,甚至向死亡禁区发起冲击。
        开拓与探索是文明发展轨迹上永恒不变的主题。
        
      我很清楚自己食物和水源的情况,但是刻意不去想它。这件事不能拿起来,却又不能放。
        自然积蓄数万年的伟力能毫不留情地将我们毁灭,事实上也确实毁灭了一个比我们先进的多的文明。这一路上我看到的遗迹废墟越来越多,都是辉煌的前文明在土地上留下的印记。
        不过我相信,很快新文明也将在此刻上自己的历史。当我们在萨尔贡出发时,我们的文明还起步不久,潜力无限。他们不仅会来到这极南边,还会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我的时间所剩不多。就在刚刚我奇迹般地望到了一棵树,虽然它又矮又秃,表皮龟裂,树干正中一个大洞,但确实是一棵树。睡在它下面一定很舒服,我与这株除我以外唯一的活物心心相惜。
        “你也活不久了朋友,让我给你施点肥怎么样?”
        我听见我说出这些天来说的第一句话,糙哑难听。之前就算遇到沙尘暴,我也没有对这残虐的命运哀求半分,但我愿低头为高贵的生命祈福。
        待我走近一摸,树皮咔擦崩碎。再用小刀从下往上斜划三个口子,都是干的,没有一点水分。这是一棵死树。
        死了不倒不朽,作为树也是一株硬树。
        我默默站了一会儿,放弃了在这里长眠的念头。临走前,我用刀在它身上刻下一句曾在一处前文明废墟中找到并记下来的一串文字:“But man is not made for defeat.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在那栋破烂不堪的房子里,看得出连吃穿都成问题,主人却将写着这句话的一张纸郑重其事地裱在一个镀金相框里,所以我猜是这一句应景的,激动人心的格言。原本想刻在石头上,可没有足够大的石块。现在想来,还是一条壮烈的生命配得上它。

       
        这是泰拉平凡的一日,也是我的死亡之日。
        我已经忍饥挨饿不知多少天了。尽管如此,中午我还是把袋子收得好好的,好像里面还有粮食一样。
        我不知身在何方,也不知往何处去。把文明边境向前推进了这么远,踏出来的天途也正是自己的死亡之路,终究会和以前军队中的人们一起被黄沙掩埋。大部队此时应该已经到达了宜居地带,再不济撤退回去也应该回到家园了。当然无论哪种,对现在的我都是爱莫能助的。
        突然想来起一首大概已被人们遗忘的歌,这使我露出了微笑。走罢,以进军的无畏姿态面对死亡,这就是我对命运的答复。
        “♪他们说危险,等待......”
        “♪我们喊前进,冲锋!”
        “♪他们说困难,牺牲............”
        “♪我们喊前进,冲锋!!!”
        太阳已经落下,群星开始涌现。这是人类的星辰......
        一定会有人循着我的足迹,继续向未知的新世界进发的。

        前方有光在闪烁,已经出现死亡前的幻觉了吗?
        那肯定不是军队的营地,灯火是红色的。
        一步步走完最后的路,一片阴影显出了具体的轮廓。这好像是一个......基地?
        它甚至还在动,传出来的轰鸣声犹如一只铁拳在击打着这片大地。
        在那些白灯的照耀下,我看清了墙壁上的一幅工整画:
        一个倒三角,里面是一颗钉子,边上画着参差不齐的线条。
        下面的文字我看不懂:
        “Endfield”
        “终末地工业”
        


        文明的荒野上,也依然有人在开拓和探索。

        这注定是泰拉,或者说是塔卫二,不平凡的一日。
        文明的藩篱被打破,两个世界,就此连接。

        END



        
      注:文中前文明的那串英文翻译过来即海明威《老人与海》中的名言“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准博士
        上学了,溜。
      回复
      ★★★★准博士
        回来一看写的还是不太行,就又改了改。
        灵感源自《明日方舟:终末地》官网:《明日方舟:终末地》官方网站-Arknights: Endfield (hypergryph.com)
      回复
      ★★★★准博士
      又修了一下,还是不太满意,也只能这样了。
      上学,溜。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