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39 内容:1930

最后的人类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自静谧时代降临,这片大地可谓是遭到了一次灭顶之灾。海嗣先是吞没了伊比利亚,随后逐渐北上,吞没了沿路的大小城市,踩碎了卡西米尔和莱塔尼亚的联军,突破了那史诗般的国度防线,直到名为“最后的城市”,人类最后的家园在某个无名之地奇迹般建起。
      然而,这最后的希望也在不久后消散殆尽。
      泰拉难民一波又一波,源源不断,城市人满为患,大门却不曾关闭。直到驻军报告有恐鱼群接近那一刻,难民潮瞬间失控了,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拼命挤向门内,不顾脚下踩死了不知道多少男女老少。但恐鱼已然近在咫尺,凯尔希一个人走上了城墙,虽然内心仅存的善意扔在拖延着她的决定,但已经没有时间留给她犹豫了。
      她下令强制关闭城市入口。

      所有住在城市边缘的人都忘不了那一刻。
      那纯白色的大门严严实实地合上了,却又没有完全合上——填补了中间空隙的,是海量争先恐后涌向门内的血肉,和数万只伸向门内的手,它们被大门挤紧在了一起,扭曲地堵上了这大门的缝隙,鲜红的液体如同海嗣的溟痕一般铺满了大门前的地板,道路,乃至几十米外的广场。
      阿米娅已经被软禁在罗德岛精神科很久了,和凯尔希医生一同站在城墙上的她,比凯尔希医生感知到了更多的东西,却远远不及凯尔希医生的承受能力。现在的她,已然不再是当初的罗德岛领导人,不过是无限期限的病号。
      但,可悲的是,对于海嗣来说,大门中间这团猩红,不过是能吃出的通道罢了。

      ......最后的城市,也只剩下了最后的身份,以及一个濒临崩溃的兜帽人。他蜷缩在罗德岛遗址甲板的一处角落,这是他唯一能找到的容身之地。他是最后一位人类,或者说,“人类”,现在却不过是海嗣旁的一小块肉丁罢了。
      然而,当那并不属于恐鱼的脚步声出现在他耳旁,他如孩童般天真地猛然抬起头。虽然,眼前并不是奇形怪状的恐鱼,也不是直到被溟痕吞噬也要让自己逃离的人类,它,或者说她,曾经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人物。此时此刻,他真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象,然而当她开口时,他所期望的幻象彻底破灭了。
      “跟我走吧,让我们回去,我们永恒的故乡......”
      他彻底失去了理智,也不再选择逃避,因为他已不再是他了,也不再用是他了。他默默地倒在了地上,眼前的人形生物并没有带着一群恐鱼将他生吞活剥,而是走到他身旁,缓缓蹲下,用双手将其抱了起来。
      那遥远的地平线,此刻却近在咫尺,这段长途旅行枯燥乏味,坐在巨型恐鱼身上高速踏过这片大地,曾经的景色如今只剩下大片的溟痕,不见得一点生机。
      最后,地平线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海洋,在那沙滩之上,她抚摸着膝上躺着的他的头,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道。
      “跟我走吧,你真实的模样在大海深处等着你。”
      博士苏醒中...
      […]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前传: 最后的人类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