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52

镜中之人·4-1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林站起来,将所有的碗和要洗的盘子收起来,蝶也站起来,两个人默契地没有说话,却都在行动着,就像是一起了很久的家人,熟悉了相处的规则,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孩子,也站了起来,想要帮上什么忙,但是他们的速度太快了,犹豫了一下,就再也无法插手,只好缓缓地坐下,可两个人都守着自己的,并没有交给对方。


      “今天我来,以后都是我来,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嘛!”林对蝶说。


      “你忙了好几天,好不容易能够休息,怎么还能让你干活。”蝶比林还是低一点,伸出去的手被很容易地打住。


      “你是病人。”林的一句话将话题结束,蝶很不情愿地将手中的碗和盘子交给林,他走进了厨房,蝶则继续清理桌子,收起来,靠到墙边,狭窄的屋子竟然还能够拥有如此多的空间,让她感受到舒缓。


      “对了,还没有问你的名字,你叫什么?”蝶再次坐到床上,并不避讳什么地做到了她的旁边。她没有回答,只是做出了手势,想要表达什么,是手语吧,是手语,可蝶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两个人互相地疑惑着。


      “不能说话吗?会写字吗?”蝶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拿来了笔记本和笔,翻开略微磨损的笔记本,一页两页,翻到了今天的日子。


      于是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她想了想划掉了,那并不能算是名字,写下了另一个称呼,一直被那个男人所喊的称呼——缄默,自从母亲病了一场后的这两个字,跟随她了很多年,她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知道自己的表现也就如同这两个字,但她不知道,这之前的自己,要如何将它们联系在一起。


      “很棒的名字啊!”她的眼睛中出现了光,那就像是缄默偶尔见到的父亲,可他的那份光并不对着自己,而是母亲。


      “随谁的姓啊?叶……”蝶还没有说出剩下的字,就被她慌忙打断,“啊,啊!”,抢过了手上的笔记本,再看一眼,是啊,被划掉的字,以及在一旁的重新注释,或许是用笔的力度轻了,她再次涂抹那个名字,直到连她也看不出痕迹。


      “缄默,缄默。”蝶再次结果笔记本,看着那个被重新凸显的名字,以及仅仅只剩下一个印象的痕迹:“究竟是名如其人,还是人如其名呢?”将本子递回了缄默,无法言语的孩子努力地在与人交流着,她的方法只不过慢一点,恰好,蝶的时间很是充足,安静地看着她,一笔一划地写下想法。


      你是叫蝶吗?她看到了笔记的名字,让蝶觉得有些惊讶,再拿来了一直笔,又向着她靠近了一点,两个人开始一同分享一个本子的左右两面。


      是的,我和那个叫林的男人是情侣哦!我似乎比你大一点,你可以叫我姐姐。她带着愿望,带着幸福的笑容在正中央写下,不知真假的文字。缄默则沿着名字的下一行写,可我看着你们,已经是家人了!蝶预读出了文字,脸上感觉到一阵热,以不敢相信的方式写下,真的吗,真的吗?围绕在林的名字。真的,她写下无比肯定的词语。


      蝶抬起左手将嘴捂住,伸展的双腿,收回来交错在一起,放下左手,带着红晕重新写起,我才不想和他成为家人,一个没有情商的男人,也不是多么帅,一个一旦决定了就不允许更改的倔强,也没到我的理想身高,一个……她还想写,思绪源远流长,但是拉了回来,看向了缄默,想要表达的表情,停下了笔。


      她感觉到不可思议,不能够明白她的字词,写的是厌恶,表现的却是喜欢,那份专注的神态,认真思考的神态,没有丝毫的犹豫,急迫地想要将一个人全都推出来,足以让她将事实写下,蝶姐姐,你观察地好仔细。


      这几个字差点让蝶跳起来,连忙在林的周围写下,不对,不对,不对,想要将事实一笔划过,掩盖自己不小心将内心透露出来的失误。


      “你们好像很开心啊!能告诉我都说了些什么吗?”林不合时宜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让受惊的蝶放下笔,站起来,咚地一声头撞到了上层的床板,忍着疼要阻止林的靠近,想要将笔记本保护好,鞋子却早不知道被踢远了,差点倒在地上。


      “你你你!”林拉住了蝶,将她轻轻扶稳,而眼神是要杀了他的模样。


      “不用紧张,我还没有到随意翻看别人秘密的程度。”他看到坐在床上的孩子,快速地把本子合起来,将两支笔合好,一并藏在了背后。


      “对了,她叫什么名字。”林问蝶,她总算冷静了下来,坐回了原位,深吸一口气:“她叫缄默,比我小一点。”她帮她说了出来。


      “有在上学吗?”林看出了她的难处,还以为她真的只是沉默,一路上没有说任何的花,原来只是迫不得已。


      她摇了摇头,拿出那个笔记本,翻到了下一页,蝶双手举起,想要挡住林的视线。写下,母亲教会我如何识字,怎样写字。举起来给林看,蝶把双手张开。


      “你的母亲很伟大。”这令感到好奇,林继续补充了一句:“你们的母亲都很伟大。”两位女生互相看了一眼,共同的秘密又多了起来。


      “她已经是我的妹妹了!”蝶抱住缄默。


      “你能做到?”林带着疑惑。


      “不信吗?林,你不就是被我照顾的例子?”蝶有些生气地说。


      “好好好!”他无法反驳:“缄默,你想上学吗?”


      她被突然的问题打乱了思绪,无法长久的客人,无法长久的关系,他又是怎样想的呢?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不知道这是否是自己过分的请求,拖累并不富裕的两人,犹豫着要不要回答。


      “没关系的,没问题的,想要就说出来。”林继续说:“更何况,蝶把你认作妹妹。”他转身对蝶说:“照顾好缄默,你能做到吗?”


      “我能,当然是的。林大人。”蝶做戏一般地说,敬起礼来,却是无比地认真与决断,缄默没有看向两人,只是听着,听着,写下了自己的想法,展示给两个人看,灰色的世界中,缄默想要给两个人染上颜色。


      “我知道了。”林将手机打开,发送了一条短信。


      “上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蝶这样推销,虽然自己也并没有什么样的记忆,可是能够幻想,能够贴在缄默的身上:“能够学到很多的知识,能够认识很多的朋友,能够……”蝶说得无比美好,详细而又模糊,难能可贵。

      ★★见习博士
      我还是比较看重细节,设定和伏笔的。
      (当然挖坑回填的啦!)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