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45

镜中之人6.1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沉寂的夜晚突然发出了响声,吱呀呀,林的警觉让他醒来,昏黑的屋子,在月透过窗帘的光之下,勉强看得清楚,勉强听见,持续的水流声,为所有的声音蒙上一层无法轻易透过的纱,但他依然听得见,有什么声音,渐渐地远去,渐渐地消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林悄悄地起来,不愿打扰在上铺熟睡的人,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淋浴头被人打开着,一直出着水,带着略丝疑惑地关掉,被溅到的镜子残留了水珠,视线在上面停顿了一秒,又一秒,顺着月光,镜子中却又有了镜子,突然地一股力量,将现实破碎,仿佛拉着他进入。

          林惊魂未定,敏感的神经竟然想将上面的指纹痕迹,构画成无数的字符,引出一段确切的信息,但他放弃了,头脑中的闲余被填满,走出了卫生间,向外的视线看到开着的内门,将月光放了进来,他走过去,地上少了一双鞋。

          打开门出去看看/关上门

          他推开门,吱呀呀的声音令他感到一丝的害怕,害怕声音的结束,害怕突然地出现什么。冷风冲着他,睁开眼后,是无人的小道,向着一方看去,是比夜还漆黑的角落,向着另一方看去,是寂寥的灯光,在不远的路口处,,可他抓到了,那个小小的影子。

          关好门,从外接的楼梯上翻下去,压下去的生锈贴片在手掌上扎的麻,同落地的脚给了他清醒,跑起来,顺着光的眼睛逐渐适应,看清楚了无处可归的拾荒者,看清楚了空无一人的街道。

          缄默的身边有着一位成年男子,线索联系起来,林意识到了他是谁,追了上去,声音没有被隐藏起来,男人抓住了缄默的手也奔跑了起来,转入小小的过道之中,距离在一点点地拉近。

          直到,男人带着缄默,停在了一面镜子面前,那是被丢弃在垃圾中的镜子,那是破碎了的镜子,那是肮脏的镜子,任谁都不会用它来观看自我,可他需要这个,他唯一能够仰仗的事物,伸出了自己的手。

          林透过昏黄的灯泡,看到男人的手进入了镜子,一瞬间,所有的疑问都被解决,被层层看管的秘密,通过镜子被偷走,无法抓到的犯人,通过镜子溜走,他是能力者,他是感染者。

          “你要就这样一直逃下去吗?”林掏出了手枪,向着天上开一枪,又瞄准那面镜子,男人转过头,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视,冷默与怒斥交错在一起,让所有的动作停滞下来。

          “将孩子无情地抛弃,又要将她带回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或许知道这份原因,但是他不能说出来。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男人沙哑地说出了口,他看到了男人脸上的伤口。

          “他们是整合运动吗?”很明显不是,林所知道的那群人,不过是为了将自己的私欲发泄出来,而寻找到一个借口,一个可以随意利用感染者,而又不受任何怀疑的借口。

          男人似乎是被触动了:“我没有时间了,我没有时间了。”便又要进入镜子之中。

          “停下!我虽然还不太清楚,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林有些紧张,害怕线索的缺失,想要让男人透露出更多:“但是,你觉得现在的你能够将缄默保护好吗?”男人的动作慢了一点,但是身体已经进去了一半,拉着她的手迟迟没有松开。

          “有些事情不要牵连到孩子。”林开出了一枪,打在了镜子上,是一个子弹穿过的孔洞,他继续说:“我发誓我会保护好她,赌上身为龙门护卫队的荣誉。”说实话,他根本没有底,一切只是机缘巧合。

          “谁都逃不掉的,谁都逃不掉的。”男人松开了手,眼睛中却尽是充满了悲伤,缄默在他的注视之下,一点点地走向了林。

          灯泡在这个时候灭掉,黑暗席卷了所有人,林举着枪,没有轻举妄动,只有脚步的声音响亮了起来,然后突然地停止,镜子破碎的声音也随之而来,咔地一下,便只剩下白噪。

          林碰到了一双手,小一点的,细腻的,柔软的。

          “回去吧!”他平静地说着,将那双手紧紧地握住。

          “我会尽我最大能力来保护你。”她不语,她无法语。到底是他放弃了她,还是她选择了自己,林不清楚,他无权替别人做出选择,也无法深切地体会到他人的感受,这个早早成长起来的孩子。

          你到底在经历着什么?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