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39 内容:1930

提卡兹人(上)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注册博士

      错误

      “……”

      营帐里只有笔尖写过纸面的声音。

      他写得很快,像是灵感泉涌的作家。

      飞快地撰写完成一长串的段落,留给,右手仍没有离开桌面。

      “……愈发要求……”

      白色的边缘,越来越靠近笔尖。

      左手的手指,适时将纸张向上移动。

      “……士应当具有……武器操纵……”

      “进来。”

      外面的人应声掀开帐门。

      “清点和分发工作。”

      “出了什么问题。”

      “你说的对,原本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笔尖停住了。

      “不,能找到他的关系人。”

      纸张重新开始抖动,节奏却快了很多。

      “突出贡献?”

      “最高标准。”

      “没有血缘?”

      “孤身一身且档案不可追查。”

      来者从怀里拿出一只沉甸甸的口袋。

      “不是说过了,用一种货币便于管理。”

      “……”

      有问必答的下属此刻没有回答。

      “这是两倍的量。”

      “嗯,我一枚一枚清点的数目。”

      “嗤!”

      白纸上的黑色墨迹,切开了半朽的桌面。

      “海老没了。”

      “我先去特雷西亚那里问过了,她正和……”

      “你不应来找我。”

      装着银币的袋子,被人收进抽屉中。

      不再言语,来者怀中变成了纸币。

      和银币上一样印着头像,一个是科西嘉的头颅,一个是维多利亚的王。

      纸币入库,潘尼南坐在桌前。

      眼里是营地里的特雷西亚。

      疑惑。

      “多少?”

      “一共……一共一千多……”

      “查清楚。”

      “我马上去报告……”

      “你去。”

      “是……”

      “哗啦!”

      头顶上黑旗猎猎作响。

      鲜红的颜色,在旗帜上额外醒目。

      “今天晚上,我下厨。”

      “好啊,很久没吃过……你做的食物了。”

      无需言语,无需肢体动作。

      他们都明白一个事实。

      不该来的人找上了错误的人。

      因为错误的态度。

      ——

      “怎么说?”

      “你明明心里有答案的,明知故问干什么?浪费口水?”

      “不行我得去找他们……”

      “回来,他们两个今天晚上,不会出现在食堂里。”

      “?”

      “我有说我没做到吗?”

      “不,上一次他们两个在一起谈一谈,是在什么时候?”

      “哦……”

      “虽然这么说有些杞人忧天。”

      “但我可不想有人脑袋落地啊。”

      “那你是真的想多了。”

      “毕竟,我们可不是单纯的两三个人。”

      “我担心的要是只有这些,昨天晚上我也就没必要和士兵们呆在一起了。”

      “他们可不比你那里的人,那么和善,潘南尼。”

      “好了好了,压住他们,我想他们倒不至于完全被冲昏了头脑,真的想去找死。”

      萨迈尔:“……”

      “等等,萨迈尔,你的意思是。”

      扣扣额头上的新疤痕,炎魔苦恼至极。

      萨迈尔:“拿脑袋撞墙,朝天上吐火,总归是在惩罚自己。”

      萨迈尔:“我们这里不是有位元帅嘛,他们想……”

      在脖前比比手势,炎魔眼里的火星跃动了一下。

      萨迈尔:“只是她在特雷西亚那,一直没露面。”

      “所以就有人怀疑些什么喽?”

      烛火微微颤动。

      萨迈尔:“嗯?你不也是?”

      “我有说过吗?”

      依旧是圆滑的回答,潘尼南嘴角掀起一丝狡黠。

      “他们两个我永远都不会起疑心,外力是无法改变特雷西斯,还有特雷西亚的半点决心。”

      “我只是在担心,马上冬天了我们该吃些什么。”

      “……”

      “吃死你吧,玛门。”

      “毕竟我可不像你们,来者不拒。”

      “你们几个,偷听够了没有?”

      一撮火苗,直接洞穿了营长上的法术。

      ——

      一位菲林躺在特雷西亚的床上。

      默默地计时,有人已然过了时间。

      凯尔希:“……”

      紧闭的双眼,直到门帘被掀起。

      “嘿咻,给我让点地方可以嘛?”

      “……”

      被褥挪动,特雷西亚得到了床沿边上的空位。

      “你来晚了。”

      “啊,今晚上我和哥哥一起吃的饭,我们顺便聊了聊。”

      “时间挺久的。”

      “他很久没下厨了嘛,怎么?你还吃我哥哥的醋?”

      “……”

      “为什么?”

      “唉,真直接,我们的联合军元帅,能不能有点风情,不要总板着一张脸嘛。”

      寒冰一样的脸庞,依旧亘古不变。

      “是谁。”

      “人总归是要……”

      “谁。”

      特雷西亚眼中闪过一丝悲伤。

      “海格。”

      “是位先生,因为什么。”

      “落叶总归是要……”

      “特雷西亚。”

      “你得帮我,也是帮你自己。”

      “关键是他们。”

      “好吧。”

      “潘尼南负责内勤。”

      “说起来虽然潘尼南的天赋不高,但他肯刻苦钻研和学习。”

      “最近可把他忙坏了,现在正迫切需要一位帮手,一个博古通今,信得过的人。”

      “很好……”

      “萨迈尔,萨迈尔,他和他的种族同名。”

      “一向以身躯里的血脉为荣耀,是位直爽的战士。”

      “和他相处要小……”

      “那么,他呢?”

      “……”

      凯尔希从她的眼里,读出了更强烈的情绪。

      “真是……令人头疼。”

      ——

      信任

      “再这么下去,我们带来的折合维多利亚五十万枚银币的货币,可就还有四三十万的缺口啊。”

      “这个数字不应该,你再去确认一遍,先前大战的大火,最多只能……”

      “那么原定给食……”

      上下级的交谈戛然而止。

      绿色身影站在桌前,凯尔希如约站在潘南尼面前。

      “你去吧。”

      “是。”

      脚下一步三回头,会计才离开了营帐。

      “欢迎欢迎,本国国库和生产调度中心。”

      “库内货币种类齐全且贮备充足,无论是极具收藏价值——九十年前的前朝通宝,还是昭显新朝气派的高卢银币,我们的国库都有。”

      “而且与其他各国的行商具有来往,外贸交易成功与否完全依赖维多利亚和高卢商人之间阴险狡诈的利益矛盾,他们为了扳倒对方,不惜和我们交易。”

      “哦,还有炎国的零星客商,愿意卖给我们的坛坛罐罐,以及锄头耙子犁还有那什么,叫什么簸萁。”

      “明明我们是真心诚意地想做生意,大家一起过日子也都不容易,却要干损人不利己的事出来。”

      “……”

      菲林没有回应。

      “什么……您想借款?可以,只要同一个币种数目不过千。”

      “但是女士,您在卡兹戴尔的信用,恐怕不足以支持借款,联合军元帅。”

      “她……他们都知道。”

      画面极具冲击力。

      “特雷西亚说我能信任你。”

      “我应该庆幸,我们两个是作为援军才来的。”

      “你应该信任的,不是我。”

      “还有,你的眉毛,没有事吗。”

      “呵,总有它……再相聚的时候。”

      一本账册甩在了桌上。

      潘南尼看着她,一页页翻看手上的账册。

      她看得很仔细,只不过头上没有漆黑的长角,季节也不在十几年前的初春。

      那时特雷西亚脸上的,是小小贫瘠的田地里,承载希冀的种子,而凯尔希脸上的,是冷静高效的计算。

      “?!”

      菲林直接离开了。

      让人惊心动魄的角度,再度出现在潘南尼的脸上。

      门帐才落下又掀起,人未到声先到。

      “你怎么样?她和你说什么了?(严禁词汇),为什么她还敢来,等等,难道特雷西亚和特雷西斯……”

      “你大可以质疑是我们的错误,但是他们两个,我们不能,不应当有半点疑心。”

      “呃……?”

      “说正事,这一份是什么?”

      “嘶,这……我昨天从特雷西亚那里确认过的,伤亡士兵因公殉职死伤平民名单以及抚恤金发放标准。”

      “嗯,轻伤一十人每人二十枚银币或等价货币(后略),中伤五人每人四十枚银币(略),重伤四十三人每人八十枚银币(略),死亡三十七人每人一百八十枚银币(略)。”

      “有过突出表加二十枚或以等额物品奖励(后略),有过贡献或立功加六十枚(略),有过重大贡献立功者二百……”

      “二四七九千百……嗯嗯嗯,算上折算一共两万零七百八十枚银币。”

      “哦,还有一笔,特雷西亚昨天临时加算的。”

      “因为有些人无法独立生活,需要额外的……”

      “好,我马上给你签字,另外把用作重建工作的第二部分全额,对就是这一页上杂七杂八的那堆,交给我,我要去到辛掌柜那走一趟。”

      “那特雷西亚那儿?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接告诉她,我不是说过,特雷西亚不是那种疑心下属的人。”

      “好好好,你还真是信得过她。”

      “或许我真该了解了解她?嗯,这个年纪……大概和我一样喜欢……”

      快马加鞭。

      “承蒙潘……兄信任,那我得把它和父亲的……”

      “读着拗口下次直接叫我潘南尼就行,就不用了敬词,另外我还有几句话交代。”

      “等到它从你手里交出去后,要注意拿到它的人。”

      “怎么说?”

      “不是那种,是有人说我可以信任她。”

      “哦,我懂了,潘兄尽管回去。”

      “还有上次你要的东西,已经到了,顺路带回去?”

      “好,麻烦你了,公务繁忙,下次带一壶酒,我们好好聊聊。”

      “放心,我们喝的不会给你。”

      ——

      (令人难以想象的口腔器官分泌声)

      “发了发了发了!哟吼!”

      “口水!!!!”

      (掀掉一半营帐的怒吼)

      “啧啧啧……我点点数目。”

      “起开!穷死鬼!”

      “啵!”

      潘南尼把人从钱袋上“拔”了下来。

      “我的天哪!你去救旱远比在这数钱更好!!而不是在这泄洪!!!”

      “嘿嘿嘿,小钱……哎哟!”

      “放回去!数目我都有,少一枚拿你的心脏填上去!”

      “切,早说嘛。”

      “就这些?”

      “就……就这些。”

      “当!”

      “左手口袋!”

      “怎么样?我说过你会帮到他的。”

      “潘南尼他不会轻易相信人,但如果真实的心意,他会尝试选择信任,虽然不及对我那般就是了。”

      “真羡慕潘南尼,有这么可爱的下属,不像我只能……”

      “我不会试图成为你,另外,请你放弃加入不必要的情感。”

      菲林好像奔波了一趟,衣帽上沾染了不少灰尘。

      “嗳,我不是有意炫耀的,不过这下有人应该放心了吧。”

      “我的疑虑并非来自辛掌柜的随行。”

      “这位客官,您认识身后的朋友……吗?”

      一把大气质朴的金刀,别在刀疤斗笠人腰上,恰似几十年前的情景。

      “子爵的手下,维多利亚人。”

      “看样子,热衷收藏炎国文玩的,是子爵府上的仆人。”

      “几位朋友,在下恳请……你们离开。”

      出鞘声,嘶吼声。

      “辛掌柜不该出手。”

      “关于这个,我想我可以相信他们。”

      一簇火焰照亮了两人的脸庞。

      “谁?!”

      宛如火焰跃动的呼吸声,带着一声低喝。

      最近营地周围,有陷阱被触发了。

      “特雷西亚?!”

      “嘘嘘嘘,不要出声,来看热闹。”

      “唉你别靠太近,别把营帐点了。”

      营帐内仍在嬉闹。

      “还有没有?最后一次机会!”

      “没有了!”

      “就你那点分量?快拿出来吧别冰着喽!”

      “你!和你一样!”

      “哎呀,你还是去巡逻吧,凯尔希,你怎么了?”

      “没什么。”

      “这就是你巡逻迟到,还被打伤了一只手的理由?”

      “可是那个……”

      “当着特雷西亚的面动手?特雷西亚面前?”

      “明天的伙食,你来解决!现在就给我滚!马上去找!”

      “回来!顺便告诉他们,明天无论发生什么,都给我收敛点,这里不是在荒漠那儿,是我们自己的营地!”

      “是。”连火焰都垂头丧气了起来,新上任的巡逻兵悄然离开。

      先前偷听的人里,正有一张黝黑的面孔。

      “真是个傻子,你以为特雷西亚是害怕你把营帐给点了吗啊?就不会动动脑子吗?”

      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特别是在想到一些事情后。

      “虽然她是挺害怕的。”

      “唉?好像轮到我害怕了?”

      “要快毁灭一步,完成转变。”

      笔锋依旧笔直,一份锐意无比的命令,即刻完成放在桌上。

      食腐者之王的使者,即将抵达路程的终点。

      待续……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