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45

镜中之人·12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空无一人的楼梯,阳关从间隙的窗户中洒下,,铁锈将栏杆腐蚀,一步步走下去,脚步声在空荡中回响,直到他走到楼梯尽头时,直到他要走出单元楼的门时,有人出现,拦在他的面前。

          “你怎么会,从那家伙的房子里走出来?没有事情吧!”星熊带着焦急,像是从别处赶过来的样子。

          “鬼姐,我很好,我知道事情的所有经过了。”林对她说。

          “这不是能说话的地方,让我们换到别处去!”她做出了一个手势,便带着林向远处的一栋楼走去。

          “受伤了吗?”鬼姐在前面说:“似乎,你被拉进了镜子之中,便再也没有出来。”一身黑色的她,被绿色的长发披着。

          “犯人正是用这样的方式无数次逃脱。”他从后面,从稍下一点看着鬼姐,高大的她,必须微微弯腰才能够在狭窄之中不碰到头。

          “啊,对了,先让我通知下他们。”她掏出手机,林上前两步,抓住了她的手臂:“千万不要。”粗壮的手臂让他一只手无法完全握住,但这样就够了。

          她疑惑地看着他,看到了那双坚定的眼神,看到了隐藏在眼睛之中的惧怕:“为什么?”她想不明白林这样做的原因。

          “我被那名为谷涸的人完全地打败了。”他松开手继续说:“能在镜子之中随意穿梭偷走U盘的人,和真正想要得到它的人,不是同一个人。”星熊也放下了手,将手机重新放回到了衣服之中。

          “一个被称作景,一个被称作谷涸。”

          “后者似乎才是领导者,也是一名感染者,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突破他的攻击。”他掀起上衣,将绷带露出来:“即使我使用能力直到崩溃,也无法阻碍他一分。”

          “我从来没听过这两个名字。”鬼姐坐在楼梯上思考了起来。

          两个人在这样的高差弥补之中,终于处在一个平等的位置,视线对着视线,自然的眨眼睛,在放缓的节奏中变得愈发地迟缓,不知道这样下去,眼泪是否会因为干涩而被挤出来。

          “会死吗?”她终于眨了下眼睛,眼泪润湿眼睛。

          “会死的。”林十分肯定地回答:“不过,他们之间似乎有了无法调和的矛盾,景现在要拿着U盘与谷涸做交换。”他从衣服中拿出了纸条,递给她:“这是景给我的,这是他们具体交易的地点。”

          “东区的废弃大楼?”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想要说出来,却在说出口的那一刻停下了,转而换成了别的话:“如果他们确实是一个组织,那我还是会申请支援的。”她站了起来,不小心碰到了头,捂着,弯下腰,继续向上攀爬,从衣服中再次拿出了手机。

          “交易的时间呢?景有没有告诉给你。”她选择相信,电话正在拨打着:“因为东西被偷了,所以那群人才回来寻找吗?”她自己小声地嘟囔着,没有让林听见。

          “很快就会交易了,我不确定时间,但越早赶过去越好。”

          他们走到了顶层,鬼姐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里面的人,是昨天早上自己见到过的人,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着什么,几步走过去,透过打开的窗户去看,监视的位置正是林刚刚走出的门。

          电话被接通:“陈,我需要人手,被偷走的东西,有了头绪。”电话的声音开的并不是很大,林听不清那边的话,那个人撞过头与他打招呼,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保持安静。

          “一个朋友告诉我的。”被认可了吗?林这么想着,坐在了一旁,回想着自己与谷涸的交手,他想到他将他撞倒,他想到那个异常,他想到一种可能,他想到了一个关键,钟,似乎确实地影响到了谷涸。

          “嗯,是的,就是那里,我会尽快地赶过去。”鬼姐挂断了电话,将视野转回两个人的身上:“林,拿上武器,我和你一起过去,”

          “那我呢?”另一个人有点请求地问。

          “还能有什么,继续监视。”她那上了自己的盾牌:“回来会告诉你全部的事情的。”

          “好吧,毕竟这里也很重要啊!”他从衣服中掏出了手枪,丢给了林:“拿去,子弹是满的。”林接住了手枪,点头示以感谢,不过他更想要的是刀,便在屋子中快速搜寻,什么武器都没有了。

          “走!”一刻也不能再耽误,两个人冲了出去,在楼梯间疾跑,落下阶梯的声音震得响亮。

          “鬼姐,我想到一个方法,似乎能够打败那个人。”他继续说:“让我也打个电话,我需要联络一个人。”

          “什么方法,你说的是谷涸吗?你自己的手机呢?”她回头看着他,只是比了个嘘的手势,便明白了其中的不语,毕竟自己也刚刚遭受了蝶的冲击,掏出手机递给林。

          他接过手机,输入一个号码,耐心地等待着电话打通,跟着的鬼姐突然停下,启动了眼前的摩托车:“坐上来。”林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拉了上去,坐在了后面,她把头盔递给林,自己也戴上。

          “害怕掉下去,就抱紧我。”她这样说,启动了引擎。

          电话终于接通了,林刚想要说话就因为惯性,摩托车突然地起步贴在了鬼姐的后背上。这可是自己的长官,他可不敢抱住。

          “钟。”林这样说,打破了沉默,打消了对方想要挂断的想法,只是风在耳边呼啸,他不得不提高音量:“我需要你。”背景里有蝶不断询问的声音传来。

          “不是他,不是他。”他反复地说:“怎么搞的你像是在告白一样!”林能够听出他的声音中带着讽刺。

          林说给他那个地址,说出了绝对不能说出的秘密:“天灾是可以人为创造的。”这关系着他的秘密。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赶过去。”他挂断了电话。

          林将不好意思将手机放回鬼姐的衣服里,有些尴尬的,有些犹豫的,但是突然的一个转弯,便让他不得不双手合住了手机,紧紧地抱住了她,手碰到的腹部,是柔软。

          “打完了吗?”她说:“我要加速了。”她专心在驾驶上,对于林的言语并没有听见太多,只是少年抱住她的感觉,依赖于她的感觉,有些欣喜,有些愉悦,还想要他抱的更紧一点,自己什么时候对这些事情如此期待了呢?是因为他比自己小吗?是因为羡慕年轻人的恩爱吗?

          她不知道,只是按着记忆中的路线,默默地行进着,一路上,林的双手再也没有松开过,而且在每个摇晃时,都会收紧一点。
      ★★见习博士
      我又想了好多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