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45

人偶师·5.1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屋子里面只剩下了林和蝶两个人,热闹的气氛降了下来,蝶走到床边将窗帘拉上,林看着她,似乎眼中的时间变得慢了一点,这是受伤之后的后遗症吗?怎么一次次来,一次次又那么相似。

          “蝶,我很抱歉。”林坐起来对她说:“我不想把你卷入如此危险的事情当中,所以……”

          “所以什么?”蝶转身过来,坐到另一张床上,与林面对着,她似乎并不在意,她似乎并不记得,真假?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一声招呼也不打得,就与你失去联系。”林用仅剩的左手,摸了摸后脑勺。

          “手机给我!”林从床头柜上拿起来,递给了她。

          “解锁。”

          “你知道密码。”她打开了手机,翻看着什么,敲打着什么,两个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之中。林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秘密,没有放在手机中,所以并没有在担心。

          “我知道你,有一些不能说的事情,我也知道你,认为我还是个孩子,想要一个人承担起责任,我明白你,在顾及着我的感受。”她说得很真实,让林不得不去思考,自己得所作所为,究竟是否正确。

          “我觉得我已经长大了,能够和你一起做些什么了。”她把手机递给林,那上面是被修改的联系人的名称。

          “我只有一个要求,无论什么时候,当你接到预备近卫队成员-蝶的电话时,一定要接通。”林接过手机,电话就打了过来。

          “近卫队成员-林,你在吗?”他们面对面打着电话。

          “我在,我一直都在。”林看着她,这样回答,似乎瞄见了自己的名字,在她的手机上。

          “我要到你的身边去了。”蝶扑了过来,将林压在床上,两个人黑色的手机散在白色的床上,就如同他们两个的样子。

          “哈哈哈。”两个人笑起来,蝶退后站起来,林先一步挂断了电话,将手机归还给她。

          “我有些累了,蝶。”林继续说:“早一点睡觉吧!”

          “嗯,让我写下日记。”她带着本子和笔,坐在了桌子旁边。

          “好,那我要先去洗个澡。”可能声音有点小,蝶没有反应。

          林试着站起来,虽然还有些勉强,但已经足够,一只手扶着墙边,向门口走,走进厕所,站在了镜子面前。

          杂乱的头发,发白的面容,失去点血色,与没有剃掉的胡子,有些奇怪,有些好笑,快速地用水擦了一遍脸,一只手让水洒地过分地有点多。蝶紧随着走进来,脚步声在狭小的空间中响着,充满试探的身姿映在镜子上,两只手举起来,想要抱住他。

          他笑了笑,并不去躲闪,但有种奇怪的感觉,看着那双手,从镜子中伸了出来,灰色的影子,漫过了水珠,他向后撤,撞进蝶的怀里,两个人都感到吃惊。

          “蝶,你怎么进来了,一点声音也没有。”林重新看了一眼,根本没有那双手,那可以透过镜子的人,景,应该死了才对。

          “要洗澡吗?我可以帮你!”她的眼中满怀期待,紧紧抱着林,一点也不想松开。

          “我自己可以来,蝶。”林试着挣脱,却是徒劳。

          “我想你会有点困难。”蝶松开了一点手,让林得以站直,几厘米的身高差,不会让两人的距离拉开。

          “确实是有些困难,但是这种事情,我可以自己做到的。”林这样对着蝶说,她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还是走了出去,将门关上。怎么这么好糊弄?林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反手将门锁上。

          “啊啊啊啊啊!”蝶没有办法推开门发出了失望的声音:“林,你怎么能这样?不让我做的事情,自己做的那么果断。”

          “我是为了保护你。”林本身穿的就是宽松的病服,没必要换掉,对了,再来的时候,让鬼姐帮忙带来衣服吧!手机,还在外面。

          “让我反过来保护你,就不行了吗?”蝶靠在门上,毛玻璃将她的身形如同阴影一般映射出来。

          “我很怕你一只手再受什么伤。”蝶发完牢骚后莫名地安静了下来,难道?影子立着。

          “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林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么说不对,补上了一句:“不过,谢谢你,蝶。”他关上了再一层的玻璃门,将水龙头打开,冷水,热水,在调度之中,水蒸气将玻璃染上了白雾。

          只有一只左手,做什么事情,都有些困难,他是右撇子,慢一点的左手,被如此的使用着,突然有一种不是自己的感觉,难道自己要用这只手生活吗?眼睛看着沫顺着水流过残肢,确实已经没有了右手的感觉,空荡荡的。他有点想清楚了什么。

          洗完澡,穿上衣服,林拉开了门,蝶倒在他的脚上。

          “蝶,你怎么样,没事吧!”林迅速蹲下,将她抱起,轻放在床上,将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他一直在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反而让林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这种莫名其妙的脱力,时不时发生。

          “雾气太严重了,没能看到,好可惜。”蝶面色发白,十分勉强地说着:“不过,还能问一问你的味道,也算是幸福了。”

          “明天,不要去学校了,让我带你一起去钟医生那里再看一看吧!”林抓住了蝶的手,蹲在床边,长时间的站立,让他也有点虚弱。

          “不要,和别人约定好了。”蝶喘了一口气继续说:“你不是说,约定最重要了,无论如何都要去遵守。”

          “蝶,可你现在这样,我放心不下。”他继续说:“让我也去吧!”他总是会头脑过热,说出一些毫无根由的话语。

          “不要,你才是病人,怎么能在恢复好前勉强呢?”她的面容开始显露红色,握着的手也变得有力了起来。

          “鬼姐知道吗?”他继续问。

          “这是你昏迷之后的第一次。”她的声音逐渐地恢复正常。

          “那要我帮你洗澡吗?”

          “变态!”她松开了林的手,将自己裹进被子中接着说:“我昨天洗过了,今天不想洗。”似乎语气有些开心。

          “好吧,好吧,早一点睡吧!”林站起来时踉跄了一下,看见了小腿上的红色,走到墙边。

          “我要关灯了。”林等着蝶的回复,但她什么也没有说。

          “咔。”黑暗,林在愣了一会儿后,才逐渐地在月光下看清楚这间屋子,靠着墙慢慢地走到另一张床上,平躺上去。电话打了过来,他看到名字,不带犹豫地接通。

          “就这样,要睡了吗?”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隆起的被子中透露出一点光出来,散在屋子中。

          “是啊,有人,明天还要早起。”林转头看着她。

          “不想和我这个美少女再聊一聊吗?”

          “哪里,哪里,在哪里啊?”林明知故问,蝶向前挪了挪,将枕头也吞了进去,又将枕头推出来,挂断了电话,露出了一个头,躺在了床上,看着林说:“这里,在这里。”

          “吓了我一跳。”他平静地回复。

          “男孩子要主动一点。”蝶继续说:“我一直等着你把被子掀开,把我揪出去。”她凑到了床边。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月光洒在她的脸上,让林能够看清楚她的表情。

          “我把你的床占了不是?”被子将脖子也包住了。

          “有两张床在这里,我觉得不用分地那么仔细。”

          “我不管,你现在占了我的床,我要把她抢回来。”蝶掀开被子,从被子中爬下床,钻进林的被子中。

          “那我回去了。”林坐起来,向另一边挪动,把位置让给蝶,但她从腹部抱住了他。

          沉默。林知道蝶想要说些什么,他很有耐心地等待着。

          “我好害怕,林。”她这样说着。

          “我说了,我不会再随意地离开你。”林看清楚蝶闭着眼睛。

          “不是那个,不是那样。”蝶一边蹭着他的左腹,一边说,林伸出左手,抚摸着她的头。

          “我好害怕,我想不起从前了。”病服在被温热的东西浸湿。

          “人都会遗忘的。”他安慰她说。

          “不是那样,我和你在一起的记忆,我一点也不记得了。”她的泪流得更快了:“龙门之前,是一片空白。”

          “都是些令人痛苦的记忆,忘了好。”林狠心地说出来。

          “不对,不对。”她睁开了眼,慢慢地看向林:“过去的我,留给现在的自己,我不知道那是否都是真的。”

          “凭着现在普通而又平凡的生活,去揣测如同梦幻一般的冒险,我以为那都只是我一个人臆想的故事。”她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但我错了,我写下的始终是今天,而不是过去,也不是未来,那似乎就是我。”蝶松开了抱着的手。

          “我好害怕,告诉我,林,那都是真的吗?”双手抓住了林的手,滴下来的泪汇聚在一起,从双手的缝隙落在掌心。

          “是真的。”他不想让蝶知道,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不会去猜测,没有人只是活在现在。

          “谢谢你,林。”她继续说:“虽然我或许还会忘记,或许还是不会相信,但是有你在我身边,林。”

          “林。”

          “我只剩下你了。”

          他想逃了。

          “林,让我,在你的身边入睡吧!”蝶将林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很幸福的微笑。

          “好啊!”林克制住了那如同本能一般的反应,躺了下来,蝶替他盖好了被子,两个人一起闭上了眼睛。

          ……

          ……

          ……

          林又睁开眼,蝶的呼吸变得平稳,握着的手,松开一点,浸湿的衣传来阵阵的凉意,他看着她,没有说什么。
      ★★见习博士
      蝶失忆的事情早有暗示,以及时不时脱力的事情。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