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45

【TCA同人】【缓更连载】TCA世界,和替身使者们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又是我,全泰讯最爱拿TCA群友开刀的人(

      这次是“TCA世界”系列作品的第三弹,这次的故事是......替身,jojo的替身和群友之间的故事
      很早以前就有这个想法了,毕竟jojo的替身设定可以说是百花齐放,奇思妙想,用来创作再好不过,所以便有了本篇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
      TCA世界的替身战斗
      各位群友的角色与各自的原创替身(原创指的是非jojo本篇及知名同人作品所出现的替身)
      JOJO式智斗与千奇百怪的战斗方式(我尽力)
      .......

      所有文中出现的替身我都做有表格当作设定集,在合适的时候我会放出文中出现替身的详细信息(就像jojo动画一样)
      关于设定问题可以尽情提问,有问必答

      那么废话不多说,开始吧

      顺带解释一下我的“TCA世界”
      TCA世界是我创作中的现实背景的架空世界,以虚构的“TCA活动室”为主要场地(设定上相当于一座......别墅?),将TCA各位我熟知的群友作为成员来进行故事创作(虽然故事通常都挺奇葩)
      目前已有的采用TCA世界的作品:
      布林的名单
      萨尔贡的异界人

      以及本篇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一、被称为“替身”的存在

      当你仰望星空的时候,你会想些什么呢?
      在人类面前,这片一望无际的星空宛如一位无法触及的巨人,渺小的他们只能这样遥望着他,直到一切消逝。
      ......
      真的是这样吗?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穷尽一生为之奋斗,从最初的升上天空,到大气层之外,到月球,到火星......很多人都只能遥望,却也有不甘命运的人向着这位巨人挑战。无边无际的天空是否会有着它的尽头?这一切不得而至,但永远会有人去探寻这份真相。

      “......
      We won’t just fall away
      we weren’t just born to fade
      our stories are past the horizon
      we’re chasing the sun till we find them......”
      布林伫立在屋顶上,有时他会饶有性质地来到这里,眺望这片无际而神秘的夜空,在夜色之下冥想着,情不自禁地唱起那首无比熟悉的歌曲。
      “......
      Goodbye to what we made
      no matter anyway
      we’re climbing until we transcend
      Higher!
      Higher!
      To where the skies end~”
      ......
      雪......
      布林伸出手,他发现周围落下了几片雪花,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近距离见到真正的雪。真正的雪......吗?一眼望去洁白无比的雪花落入他的掌心,却未曾感受到半点寒冷,宛如一片没有温度的塑料。
      “......搞什么鬼?”
      他抬起头,却发现雪花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让他疑惑。现在是春季,南方的春季,气候再怎么糟糕也不至于会下雪,那这些飞落的雪花到底是什么东西?
      “咳......咳咳,咳咳咳咳!”
      几片雪花飞进了布林的鼻腔里,让容易过敏的他不禁剧烈地咳嗽了起来,雪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仿佛要将他淹没。咳嗽越来越严重,他感觉鼻子快要被塞满了,不知道是雪花还是鼻涕,他转身向着楼下跑去,头也不回地跑回了家里。

      “听说布林发烧了?”
      TCA活动室里聚集着一如既往的几人,只是某个常来又闹腾的家伙最近总是不见身影。流火叔看着几天前的群消息,不禁疑惑地问道。
      “可能是复阳了吧,毕竟放开之后感染也不算罕见,好在现在病毒也不算严重,应该不久后就好了。”
      零五在一旁看着手机顺口回了一句,流火叔叹了口气,心里只得希望布林快点好起来。他看向窗旁的TN,就在刚才,TN一直趴在窗前看着什么,外面是出现了什么令人在意的东西吗?
      “咔哒”
      活动室的门开了,流火叔回头看去,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还在谈论着的布林。
      “布林?你怎么样了,最近都不见你。”
      “......”
      令流火叔意外的是,布林并没有回答,或者说,从进门开始后他就一直是一副阴沉沉的模样。该不会真是阳康了吧?看着布林那一副没有精神的模样,他不禁冒出了这个想法。布林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到了房间的一侧,在流火叔和零五还有TN的注视下,他坐到了沙发上,不安地将双手搭在膝盖上,这让三人有些担心他。
      “怎么了布林?发生什么事了?”
      “......接下来我说的事情,你们会相信吗?”

      “哈?替身?”
      流火叔一脸懵逼地看着布林,零五上去摸了摸他的额头,被布林甩开了手。
      “我脑子没被烧坏!”
      “那你怎么说得像是脑子被烧坏一样?”
      布林用手比划着,然后跟他说着自己知道的设定,但零五却始终表示着费解。
      “......什么jojo里的替身在现实里出现了,还说什么你成了替身使者,这又不是你写的同人文,现实中哪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但就是在现实中出现了我才惊讶啊,我......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流火叔沉默了一回,随后看向了一脸惆怅的布林,说道。
      “既然你说你成了‘替身使者’,那么为什么不放出‘替身’给我们证明证明呢?”
      “我的‘替身’一直都在,流火叔,就环绕在我的身旁。”
      “啊?”
      流火叔仔细看了看他身旁,左看看右看看,但始终没有看到他所谓的“替身”。
      “只有‘替身使者’才能看到‘替身’,你该不会是要这样说吧?”
      零五对布林的情况有些担忧,他真感觉布林可能真被那场发烧留下了些后遗症。但布林依然想解释,却感觉什么也解释不了,只好坐在沙发上抱着头苦恼着。流火叔看着他这副模样,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唯有TN,一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布林。
      “......行吧,那我就暂且相信你有那所谓的‘替身’,”零五无奈,只好暂时顺着布林说下去,“那么我问你,布林,你这替身出现多久了?”
      “......几天前就开始了。”
      “那既然是替身,那么他们长什么样你应该可以看得见吧?”
      “我肯定看得见,他们就像水滴一样小但是数量非常多,而且长得奇形怪状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但他们能按照我的想法在我身旁漂浮或者飞行。”
      “行,那么第三个问题,jojo里的替身大部分都是有各种各样的特殊能力的,那么你的替身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呢?”
      “能力......你要说的话,倒是有,那就是我可以看到替身所看到的东西,就像是......视野共享一样。”
      “......”
      零五虽然还是觉得布林只是精神有些异常,但听他讲得那么有理有据又让零五开始有些半信半疑。那么要验证布林是脑子出问题还是真的有那所谓的“替身”也很简单,那就是看看他的“能力”是不是真的。
      “流火叔,过来一下。”
      零五叫来了流火叔,随后靠到他的耳边悉悉索索地讲话。

      流火叔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推开了TCA活动室的门,走到了门外,关上门,只听见咚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零五拿着手机,对着另一头的流火叔说道。
      “那现在我们开始了哦。”
      “好的。”
      布林看着眼前依然是半信半疑神情的零五,不禁感到有些失落,却也只好跟着零五做他要的“测试”。
      “既然你说你的替身可以飞,还能飞很远,那你就去找找流火叔现在在哪里吧。”
      零五对着布林说道,布林叹了口气,走到窗边推开了窗。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呼了出来,随后闭上双眼,集中起自己的精神。
      “......Where the skies end(天空之尽)。”
      霎时,布林的身后突然浮现出细小而又众多的奇特物体,宛如蜂群般环绕在他的身旁,又像是海浪般在他身旁悬浮、起伏。不一会后,有一小片物体离开了群体,向着窗外飞去。
      TN睁大了眼睛,而零五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举起了手机,向他问道。
      “布林,流火叔在哪,你找得到吗?”
      “流火叔走到了屋顶,他现在正站在屋顶的中间,拿着电话放在耳边。我现在正用着像是无人机航拍一样的视角看着他,很清晰。”
      描述得十分详细,让零五有些差异,布林靠在窗边,面向零五,他紧闭双眼,完全不像是他自己在看。
      “流火叔?”
      “......是的,我现在就在屋顶,站在屋顶中间这比较宽阔的位置。”
      “那流火叔,你做几个动作试试,做几个不容易被猜出来的动作。”
      “好吧,我试试。”
      零五再次看向了布林,而布林此时依然闭着双眼,却又很快地回答了零五。
      “流火叔现在蹲了下来,然后用力跳了一下,又做了做广播体操里的体转运动,然后......啊,他开始跳舞了。”
      “跳舞?跳的什么?”
      “呃......我也不认得,也许只是在瞎跳而已?”
      “流火叔,他说的对吗?”
      “......是的,完全正确。”
      零五倒吸了一口凉气。
      “布林,你......”
      “......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
      布林睁开了双眼,他倚靠在窗边,身旁的细小物体逐渐密集起来,宛如一层肉眼可见却又飘渺的云雾一般环绕着布林,他一挥手,这层云雾便随之消失不见。
      “这就是我的替身,Where the skies end。”
      零五有些不敢相信地摊坐到了沙发上,TN在一旁看着他们,却一直沉默不语。流火叔从外面回来了,看着活动室里的模样,大概也猜到了什么情况。
      “布林......‘替身’居然是存在的......”
      “虽然我也很难以想象,但现在我也亲身体会到了这个事实。”
      “替身是存在的啊!!!”
      零五突然大喊起来,把流火叔和TN都吓了一跳,布林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零五抱住了头,难过地说道。
      “......这个世界是存在替身这种超自然现象的,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这意味着谁都有可能出现替身,无论是熟人,好人,还是......坏人。”
      “......”
      “通过替身所造成的影响,别说查证了,就连到底是谁做的也无从得知,现代法律根本制裁不了替身使者啊!也就是说我可能走在路上就突然被某个替身使者给随意地蹂虐,随手杀掉,而甚至连是谁,怎么做到的都无从查证,这个世界还能和平起来吗?”
      “零五......现在我也是替身使者,至少我......”
      “你当你是谁啊?!你以为你有了替身就可以不怕这个事情吗,你是承太郎还是SPW啊?!”
      零五陷入了悲观之中,场面顿时变得十分凝重,其他三人很想安慰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说的没错,替身的出现,带给这个世界的并不只有惊喜,而是未知。布林站在窗外,眺望着午后的天空,看着那万里无云的蔚蓝浩空,他想起了那时候反常的下雪。或许,正是那雪让他成为了替身使者,但也许在某时某刻,这雪也会让其他人成为替身使者,而他们是敌是友,谁也不敢保证。
      在以后,等待着他们的,是无尽的未知,与机遇。



      回复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回复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二、「明日将临」与「扬帆掌舵」

      自布林公布自己替身事情的一段时间后,他便感觉到他和TCA各位的关系变得微妙了起来。零五一度和之前一样悲观;流火叔担心着零五的情况,同时不知为何也对布林时有时无地有些膈应的感觉;TN倒是和以前差不多,只是过于平常的表现反而让布林感觉她有点怪;而TCA的其他人要么觉得他们只是无聊在整活要么半信半疑,很少有人能那么快就接受这个事情......
      布林漫步在街上,思考着最近的这些问题。他开始有些后悔向大家表现了“替身”的存在,但这毕竟不是能随便隐瞒的事情,大家终究还是会知道的。待到TCA的其他人逐渐接受了替身的事情后,有多少人会像零五那样,又有多少人会像零五说的那样遭遇危险,可怕的想法一股脑地涌进了他的脑海,让他也不禁担心起来。
      “唉,希望一切都不会变得更坏。”

      他来到了市里的公园。环境优美,宁静舒心,一直以来都是布林喜欢来散步和放松的地方,而现在,他有了新的来到这里的理由。他找到了公园里的一座凉亭,这是一个偏僻的凉亭,不坐落在山崖,也不坐落在湖边,只是在公园比较偏僻的地方即兴建的凉亭。因为没啥值得看的景色,这个凉亭平时也没多少人回来,这对布林来说正好。
      他坐在了凉亭的椅子上,深深地做了几次深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随后......
      “Where the skies end。”
      那被称为替身的存在顿时浮现出来,他们环绕在布林身旁,又忽然飘散开来,宛如被风吹动的落叶般飞出了凉亭。它们飞向了空中,随风飘荡般,在天空游走着,下方的视野一览无余,在布林眼里,就像是那些在网上看到的无人机航拍实录,虽然他并没有无人机,但现在他能亲自做到这点。
      “啊......”
      飘渺在空中俯瞰这座城市,他一直都有着这样的想法,但也只能是想法,如今,他终于能实现了。他好奇地探视周围,又望了望天空,再望了望自己的正下方......
      “啊啊啊啊啊啊!”
      他双腿一软,整个人猛然一震,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突然停跳半刻一样。他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知不觉中自己脸上冒了许多汗。看来哪怕是替身能飞往那么高的高度,他的恐高也依然没减弱半分,看来自己距离适应高度还需要很久的练习。
      “唉,真的是......”
      他拿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汗,坐在椅子上喘了好久的气才缓过来。他抬起头,看向周围,却发现外面有不少突然来围观的人,但看到布林看向他们后,又急匆匆地走开了。突然那么大喊一声,脸上冒出大量的汗,又一个劲地搁着喘气,是个人都会觉得这人有点问题,他顿时羞红了脸。
      “布林啊......你可真是在哪都不安宁呢。”
      一声无奈的吐槽从前方传来,熟悉的声音让布林再次抬头。
      “是零五啊......你也来公园散步吗?”
      “是啊,谁知道走着走着突然听见你惨叫那么大声,我就跑过来了。”
      “我喊得有那么大声吗......”

      两人离开了公园,搭伴走在了大街上。
      “恐高啊,亏你还得了能飞那么高的替身。”
      “毕竟什么事都不是一直如你所愿的。”
      “行吧。对了,我等会打算去书店看看,你要来吗?”
      “书店?”
      “是一家老书店了,虽然一直不温不火,但我挺喜欢的。”
      “那走吧,我也去看看。”
      书店,布林有些苦笑,他不知道自己上一次看实体书籍是在什么时候了。或许他可以重新找到些以前感兴趣的系列,抱着这样的心态,他跟着零五向那家书店走去。
      这家店不温不火的原因,在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布林就大概猜到了——门口的装潢说得上是“复古”,像是十几年前才会出现的书店风格;店面非常小,虽然对比新华书店那种规模的话,怎样的书店都算小。
      “欢迎光临。”
      他们走进店后,柜台前的老板礼貌性地欢迎了一句......用着很平淡的语气。布林简单地扫视了一下老板,大概三十来岁的样貌,穿着感觉和家里的长辈差不多,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那里,很不显眼,要不是进门打了招呼,或许布林还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店内十分安静,几排书架耸立在店内,每个书架都有着对应的种类标牌,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零五轻车熟路地向着一排书架走去,那是现代小说的陈列架,在书架上观望了一排又一排后,他却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看来还没进呢。”
      “什么书啊值得你愿意在这么小的书店来买?”
      “我挺喜欢看的一部系列小说,可惜没找到,我记得老板他每次进货都很准时的啊......”
      零五还想着在书架上找一找,布林见他还在努力就没多管他,在旁边的书架上浏览着。
      “咔哒”
      “欢......”
      门外又进来了一位客人,但老板戛然而止的欢迎话让布林有些在意,他从书架后探了探头,那进来的“客人”似乎并不像是来看书或者买书的:眼前的男性穿着一身黑夹克,头戴兜帽,双手插兜,直直地站在柜台前,望着店老板。
      “你应该清楚我为什么会来吧?”
      “......”
      “你还是没能准备好店铺的租金吗?我记得你的东家因为这件事已经下过很多次最后通牒了,因为你拖了整整一年啊,一年!”
      老板紧张地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布林回头看了看也被吸引过来的零五,向他问道眼前这男人的身份。
      “他是‘收债人’,”零五靠在他耳旁小声说道,“之前我听店老板提起过,他是底层商铺最害怕的人。有些不怀好意的东家在商铺收益不佳的时候会雇佣他来对商铺施压,他会用尽各种手段逼迫商铺人员乖乖交钱或是卷铺盖走人。”
      “丢,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会有这种人?”
      布林再次趴到书架边,紧张地看着柜台旁的老板和“收债人”。
      “都什么年代啊,还在看纸质书,现在谁不是人手几台电子产品?这种旧时代的店铺该关了。”
      “......我不,开这家店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这是你自找的。”
      忽然,“收债人”抬起了手,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手上浮现出了点点光芒,随后突然显现出一把红色的大型镰刀,他随手一甩,这把镰刀又在一瞬间变成了一把砍刀。
      “......This will be the day(明日将临)。”

      那是替身!布林惊讶地睁大了嘴巴,店老板也惊慌地看着,只见他手往前随手一挥,柜台便从中间显现出一道裂痕,刹那间,只听见“嘭”的一声,整个柜台从中间断开,分成了两半。布林没有看清那把刀是怎么从镰刀变成看到的,也没看清它是怎么把一个那么大的柜台随手给整个劈开的,他只看见那把刀在劈完之后刀刃显现出了阵阵红光。突如其来的惊人现象让他控制不住喊了出来。
      “卧槽......啊!”
      就是这一声,让“收债人”突然回头,他发现了一直在后面偷看的布林。布林急忙捂住了嘴巴,但他却只看见转身向着他的“收债人”。
      “等等!你的目标是我,他们只是顾客,这和他们无关!”
      “看来你还是个挺热心的老板呢,那么正好。”
      “收债人”突然向前冲去,他没有顾及老板的吼声,直直跑向了布林,随后举起了刀,在布林瞪大的双眼中,在老板的嘶吼声中,他毫不犹豫地劈了下去。只听见“唰”的一声,布林依然瞪大着双眼,他看见,在那把刀劈下来之前,有个人冲了过来推开了他,刀正正切过他的腰,把他拦腰切成了两半。布林摔倒在了一旁,他回过头来,看着在地上成两半的他,痛苦地大喊着。
      “零五啊——————————”

      回复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布林抱着零五的上半身,手上净是伤口流出的鲜血,他痛苦地嘶吼着。
      “呵,我认得这小子,他似乎经常来你这家店呢。看吧,有一位欣赏你这家店顾客因为你的自私而遭到这样的下场,你心里不愧疚吗?”
      “你!”
      “怎么?你想打我吗?你应该知道,就算你打倒了我又有什么用?我是boss么被打倒了上头就不来了?”
      老板愤怒地捏紧了拳头。他本来只想着平平稳稳地做好自己的小生意,交着同为喜好书籍的人为书友,过着平静的生活,只可惜时运不济,收支不平的他就连店铺租金也难以交上去,他一直硬撑到了现在,以为自己终可以努力解决这个难题的。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却要面对这样的恶行与惨状,看着眼前那草菅人命的家伙,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步向着前方踏去。
      “你他.....呃!”
      就在他向前走去时,他突然被身下什么东西给硬生生挡住了,他低头一看,惊讶地发现刚才明明在眼前被劈成两半的柜台,此刻却变得完好无损,完全不像是被劈过的模样。老板死死地盯着“收债人”手上的那把刀,布林也看见了柜台的异样,但身下的零五突然有了动静,他紧紧抓住了零五的手。
      “咳......咳咳......”
      “零五!你怎么样,我现在立马去......”
      “好......好痛......”
      痛感逐渐从断口处传来,零五露出了一脸狰狞的神情,布林紧紧握住他的手,焦急地望着,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哦,老板哦,看来你似乎看得见这东西呢,真巧哦。既然这样,我就和你说说吧。This will be the day,这是我的替身,也就是这把镰刀,虽然可以像魔术一样变成各种刀具,但无论变成什么都是没开刃的状态。好在这把刀并不简单,只要我心里想着劈开,那么被他劈开的东西就能被砍断。说是砍断,但其实并不算是真的砍断,而是‘虚假’的砍断。因为只要我想,我随时可以将这把刀砍断的东西给复原,就像你的柜台那样。”
      “......你告诉我这个是想干什么?”
      “知道吗,虽然斩断是‘虚假’的,能够被复原,但是人被砍断后的痛苦可一直都在。也就是说,只要我一直不复原,那么这小子就得一直这样痛下去——被拦腰砍断的痛苦可是很严重的哦~”
      老板看着不远处满脸痛苦满头大汗的零五,再看了看“收债人”,愤怒不断涌进他的内心,可刚才的话却又开始动摇起了他的思想。那边时不时传来零五痛苦的哀嚎声,每喊一声,都是在他的心中插上一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要让你复原,零五就能好起来,是吧?”
      “收债人”回过身,看见身后的布林将零五轻轻地放在了地上,随后跨过了他向前走去,整个人挡在了零五身前。他低着头,嘴里不断念叨着。
      “......他明明一直都是个好人,却被你这样的渣滓给蹂虐,我怎么可能坐得住,你tm的混蛋!”
      “嚯?你不躲起来还想向我走来吗?亏你那朋友愿意舍身为你像是烂俗武侠电视剧里的男女主一样,拼了命用身体挡下了反派砍来的一刀。”
      “我不过来的话,怎么救得了零五呢?”
      布林抬起了头,愠怒地瞪大双眼看着他。
      “......Where the skies end。”
      一个个实体在布林身旁浮现,“收债人”看见他居然也有替身这东西,也紧张了一刻,但当他看见布林的替身不过是比指甲盖还小的东西时,不禁耻笑了一声。但那比指甲盖的东西并不止一个,越来越多的实体浮现出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他的笑容逐渐从耻笑僵硬了下来:那替身环绕在他身边,宛如沙尘一般环绕在他的身边。
      “呵.......呵,什么鬼啊,像是蝗虫一样的东西,还能咬我不成?”
      “很快你就知道了。”
      忽然,那群环绕在身边的替身猛地向他袭来,他用砍刀一砍,却像是砍中水流一般,完全造成不了伤害。只见眼前这密密麻麻的东西冲上了自己的脸,随后钻进了自己的鼻腔。
      “什么?!”
      大量的替身宛如尘埃一般涌进了他的鼻子,附着在他的鼻粘膜上,宛如灰尘一般的触感刺激着他的鼻腔,让他禁不住地想打喷嚏。
      “阿嚏!!”
      就在“收债人”打喷嚏的一瞬间,布林直直地向他冲了过去,随手抄起了一本书,直直地向他砸去。但就在他举起书的一瞬间,“收债人”突然向后挪了一步,躲开了布林的攻击,随后闭着眼睛,随手向前用力劈了下去......
      “唰!”
      零五顶着剧烈的痛苦翻过身来,却看见自己的下半身突然动了起来,或者说,向自己飞了过来,飞向了自己的下面,硬生生给接上了。他坐在了地上,用手摸了摸刚才被切断的地方,居然完好如初,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向前看去,倒在地上成两半的,现在成了布林。
      “布林——————————”
      “收债人”不禁流了点汗,令他没想到的是,刚才布林攻击落空,反而被自己切断的那一刻,他看到布林的表情并不是“惊慌”,而是......“微笑”。这反常的笑容反而把他吓了一跳,当完好无损的零五跑过来抱起布林的时候,他也明白了。
      “......得知This will be the day的斩断能力只能每次造成一次斩断后打算一换一么,你可真是懂得舍己为人啊,但这份痛苦你接受得了吗?!”
      “呵呵......嘶.......呃.......呵.......如果能让你把注意力全放到我身上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忍。”
      “呃!”
      “收债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转过身来,此刻,他在意识到,自己已经晚了。
      “......舵をとれ(扬帆掌舵)。”
      老板早已翻过了柜台,站在了他面前,而随着一声低沉的嗓音,一个巨大的人形替身此刻早已俯视着他,头顶舵盘图案、呲牙咧嘴的鲨鱼头正死死盯着眼前这个渺小的存在。“收债人”看着那头能顶到天花板、浑身壮实肌肉的替身,不禁留了几滴汗下来。
      “......为了你那场可悲的讨债闹剧,为了让我屈服你而随意蹂虐无辜之人的生命,你这该死的家伙就该去下地狱!”
      老板愤怒地嘶吼着,名为扬帆掌舵的人形替身也随之大吼起来,向着他打出了宛如海上暴风雨般的高速连打,“收债人”急忙举起到想切开他的替身,却听到又一句话。
      “Where the skies end!撞向他的眼睛!”
      只见刚才那些小东西再次飞过来,在他挥刀之前狠狠地砸向了他的眼睛,对于脆弱又敏感的人眼来说,这仿佛就像是仰头睁大眼睛对着正在下暴风雨的天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因敏感而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没能挥出刀,那么随即而来的当然是......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回复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那是一段无比熟悉而又陌生的连打,就像是从三部以来出现过无数次的攻击方式,骤雨般细碎而快速的拳头向着“收债人”打去,他们看不清拳头是怎么打的,也看不清被打的人成什么样了,只见得那把砍刀变回了镰刀甩飞了出去,而“收债人”也飞了出去,直直地在地上滚了一段。
      “哈......”
      “扬帆掌舵”逐渐停息了下来,店老板喘着粗气,逐渐放松了下来,刚才还一副白金之星体格的扬帆掌舵逐渐消瘦下来,最后瘦成了筷子腿,消失在了老板身旁。
      零五手上的血也开始飞回布林体内,布林的两段也逐渐接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他的替身能力已经失效了。“收债人”倒在眼前,可老板却依然没有松开紧缩的眉头,他看了看布林和零五,又看了看“收债人”,眉头反倒更加紧缩了。
      “老板......”虽然布林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略显祥和的老板,但不知为何布林感觉到了几分熟悉,“......对不起。”
      “没想到,像我们这样有着特别能力的人还挺多......坏人也不例外。这个世界真疯狂啊,不是吗?唉......”
      老板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双手抱头,不知道之后该怎么办,虽然替身攻击不会留下任何本人的痕迹,但“收债人”毕竟只是雇佣来的喽啰,哪怕打上几百几千遍也无济于事,书店的问题,他依然得面对......可他都面对多久了?
      零五看到他这副模样,也不禁低下了头,布林叹了口气,随机望了望这个书店,显然,这个书店小是小,但是看得出老板是用心在经营着这个地方的,而现在,却不得不面对这个拖欠了如此之久的问题。布林抬起了头,他回头看了看零五,零五也摇了摇头。布林走到了书架前,走过每一种类的书架,扫视着上面的书籍,现代小说、写实小说、科幻小说、文学杂志......以往的回忆涌上心头,想起以前,自己也是挺喜欢书籍的,可如今留存这些书籍的地方却只落得个消失的下场,虽然第一次相识,布林总有些不甘。
      在书店里选了几期《读者》之后,布林深深地感谢了店主,随后便和零五离开了书店。
      “老板真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人啊,无论是书店还是替身方面,”布林碎碎念着,“只可惜,不知道这次之后,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自从书报亭成为历史之后,书店也逐渐变少了,唉。”
      “是,你只关心书店和店老板,你也不关心一下替身这件事情。这次要不是老板的替身特别能打,就你那洒洒水替身,估计早就被人切开几十分钟了。唉,以后要还是碰见有替身的坏人,我们该怎么办......”
      “......祝我们好运吧,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漫步在大街上,向着TCA活动室的方向走去。

      几天后,书店来了一位平易近人的中年顾客。
      回复
      ★★★实习博士
      阔步,除旧


      注:此二者替身创作者 @琉璃色的龙神玉
      回复
      ★★★实习博士
      随行者
      好熟悉的题材……梦回当年看完JOJO四部时的状态了_(:з」∠)_
      还车过相关的卡……是什么来着,忘了x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