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45

人偶师·9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林被笑声所吵醒,睁开眼睛,拉开的窗帘,将灰蒙蒙的天空映出,勉勉强强地看清楚屋子中的事物,与起来的人对上了眼睛,疲惫的自我还使不出太多的力气,溺在被子之中,听着他人一声一声的唤。

          “林,不等你了,我们先走了。”鬼姐继续说:“早餐记得再热一热,如果有什么的事情的话,打电话给我就好。”,窗帘被拉上,门被关上,在林回应之前,在他决定挣扎着起来之前。

          困啊,再睡一会儿算了。林这样想着,睡着了,再醒来时,屋子里的光量的有点过分了,驱散了他的困意,坐起来,桌子上放着面包与牛奶,笑了一下,在匆忙地洗漱与吞食后离开了房间。哦,不对,他没有钥匙,只能回来的晚一点了。

          一个人走在路上,他挑的是那种人很少的道路,是自己刻意的选择,借助着记忆中的路标,他找到了钟医生的医所,关门了,所有的脚印都停顿在台阶下。对了,他还有电话,要不要打一个过去,还是算了,谁知道他现在到底忙不忙呢?

          于是他继续向前走,穿过巷子来到大道上,再继续向前走,躲开了记时的红绿灯,一个人回到了那个地方,成为废墟的大楼,围上了一圈禁止进入的牌子和栏条,这可挡不住他,跨进去,爬到那由废弃物堆砌的小坡顶端,什么都没有。

          他要找的东西不在这里,被人拿走了,还是根本就不存在,但愿只是自我不切实际的幻想。要走了,视角的余光却突然地看到了什么,一个变化的亮点,在他还没有确定时便突然消失不见,接着走,直到投来的视线被完全阻挡,林转变了前进的方向。

          攀上楼,全神贯注地收缩着力量,不要发出响声,单单的手无法在奔跑的状态下,像以前一样保持平衡,还是不住地扶着墙,来到了宽阔的顶层,一个影子注视着他的方向。

          “你是哪边的人。”林掏出手枪,向上开出一枪后,无力的手就要将枪脱掉,被惊到的鸟纷纷飞走,勉强地控制肌肉,将整个手拉下来,瞄准了他:“双手举起来,慢慢转过身来。”林确定自己无法瞄准。

          这是一个全身穿着黑色的人,黑色的圆边帽子,黑色的长衣与长裤,刻意地藏在阴影之中,他缓缓地举起手来,同时转身,但有什么挂在他的胸前,将光投射到他的脸上,就在这一瞬间的失意中,林开枪,但他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面镜子,流落在原地,落到地上而破碎。

          一份无比迷幻的图景出现在他的面前,已死之人为何再次出现,违背所知道的知识与无视经验中的警告,林捡起那面镜子,看着其中的无数细小的裂纹,不知道它通往何方,将枪收起来,左手还有着隐隐的抽搐与疼痛,太过于勉强了,一个人慢慢地走回去。

          在意识恍惚醒来之时,林走到了鬼姐所说的那家店,敲了敲门,听到一声“进来”之后,他推门而入,挂在门口的风铃也因此而发出响声,将整个小小的屋子充斥。是数不清的残肢,坏到不能再坏的,仅剩下一个简单的形体可以辨别的残落在地上,而那些完整的被放在玻璃的展柜之中,较好的一些放在桌子上,而旁边就是用来修砌的工具。

          “您好,我是林,需要您来帮忙。”他找到老板,用左手指着自己的右手的位置,表明了问题,午的光没能将屋子点亮,灯开着有些幽绿与橙黄,淬在一起。

          “这里有点乱,抱歉啊。”他坐在轮椅上,眯着的眼睛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刻意的,成年人的面容,带着长期营养不良的消瘦,穿着黑色的外套,套住白色的内衬。

          “我知道了,你先坐在那边等一下。”他看了林一眼,这样说着,手上的动作快了很多。林按照他的意思坐在了椅子上。

          “喵!”一只黑色的猫从不曾察觉的角落中走出来,它全身黑色,只有那双眼睛反映出了色彩,竟然不惧人的跳到了林的腿上,请求着抚摸,尾巴摇动起来。林顺从了自己的意识,轻抚着它,联想到了一个很像它的人,蝶似乎经常这样撒娇着。

          “久等了。”他推着轮子移动过来,来到了林的面前,那只猫也就跳下去,再跳到了他的双腿上。

          “是我打扰了才是。”林说,两个人的视线高度是差不多的。

          “方便让我看一看伤口吗?”他说着,林将外套脱下来,拉下内衬,露出了那个伤口,粉嫩的肉与旧的痕,有种十分的割裂感。

          “恢复地还是很不错的。”他拖着轮椅转到了侧面,观察着。

          “好了,我大概明白了。”过了一会,他说着回到了林的正面。

          “不知道你对假肢有什么要求吗?”他拿出了本子和笔来记录。

          “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和原来的感觉差不多就好。”林继续说:“要习惯用左手还是有点难。”

          “只是这么简单吗?”他不以为然地说着。

          “还能有什么想法呢?”林略有悲哀地说:“假的,永远无法代替真的,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回到过去普通的生活。”将衣服穿好。

          “如果我说可以呢?”眯眯眼带着笑容,让林捉摸不透。

          “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不敢相信。”他说出自己的感觉。

          “这样就够了,我确信我能够做到。”猫也眯起了眼睛。

          “要花多少钱呢?要用多长的时间呢?”林的手上确实没有太多的钱,要好好地盘算着这一个月。

          “不需要钱。”他停顿后继续说:“你是近卫队的人吧!我需要至纯源石,如果不行的话,就告诉我在哪里有。”

          “这里不止有你一个人吧!”林站起来,左手放进了外套的口袋中,可那里什么都没有,本该存在于那里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似乎,你有点掉以轻心了。”他说着,是猫:“不过枪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威胁,你大可放心,即使是被打中了几下,我也会在明天继续出现在这里的。”他将证件和枪丢给林。

          “当然我是很有诚意的。”他转身从柜子中拿出了一只手臂,递给了林:“要试试我的手艺吗?”他按耐住被威胁的恐惧,缓缓地坐了下来,两个人的视线再次平行。

          “好了。”他为林装上了假肢,为他弥补了那种不信任感。

          “即使是这样,我也无法告诉你。”林说着不能背叛的话,但右手重新回来的那份感觉,却让他动了私心:“不过,我有认识的朋友。”

          “谢谢你,朋友。”他点了点头,勉强着站了起来,伸出了左手,林也站起来,但是只是伸出了右手,他尴尬地笑了笑,也换成了右手。两个人在握完手后再次一起坐下。

          “对了,林先生,我是未堰。”他停顿一下:“是一名人偶师。”他不再隐藏自己,让猫趴在了他的肩膀上。

          “很高兴认识你,我会尽快地支付定金。”林说着,这里没有一点他可以离开的原因,猫跳过来,趴在了林的肩膀上。

          “我想,我们只是互相不熟悉彼此罢了。”他说:“你和我是同类,不是吗?”林的藤曼突然要生长出来,警告着他。

          “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他拖着猫离开:“但最好不要越线。”他站了起来。

          “我会注意的。”那种莫名的试探感逐渐地消失,不过,他碰到林的肩膀:“但是,你真的不接电话吗?好像已经打了很久了。”

          林这才听到声音,右手从衣服中拿出手机,是熟悉的名字。“我会再来的。”他摆了摆手,一个人离开了。

          “马上就回去了。”他接起电话,那边焦急地问发生了什么。

          “我只是出门没带钥匙而已。”他轻松地说。

          但是蝶把门狠狠地关上,不想让他进来,即使是他说了抱歉的话语,也还是坚持着,直到过了很久,气才消掉。

          “我知道错了,明天就去配钥匙。”

          “不怪你。”蝶说:“是我们走的太着急了,忘了这件事情。”

          “没事,没事,也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注意到。”林迫不及待地右手持筷吃了起来,只有面包的一天,还是太过于勉强了。

          “哎,我是担心你,担忧你,不回来了怎么办。”她把过错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内疚着。

          蝶很担心你,缄默也很担心你。她在本子上写。

          “我回来得稍微晚了些,明天要我去送你们吗?”林咽下食物。

          “你还是休息吧!鬼姐会来的,而且我们自己也能够过去,不用你担心了。”蝶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但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学校离得不是太远,不用担心。昨日的言语透到了今天。

          “就像我说不用担心,你们不还是担心我吗?让我一起跟着过去看看吧!”林停下动作,看了看两个人。

          “起不来可就没机会了。”蝶说:“哇,你的手长回来了?”

          林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那只手,有着人的皮肤质感,控制时有着关节的变化,与真实的手几乎没有差别,什么时候,什么情况。

          “没有,我只是去了一趟鬼姐推荐的地方。”林有些惊愕地看着那只手,将衬脱下去,与残肢构连之处还是可以看得清楚。人偶师-未堰,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报销,必须找鬼姐说一下,我们承担不起这样的开销!”她有些开心,却也有点焦急,站了起来。

          “别担心,没有花钱,我和他做了一个约定而已。”他给今日的饭菜一个美味的评价。

          “那就好,我还以为我们以后只能吃青菜了。”蝶缓缓坐下。

          “其实也没太好!”林挠了挠后脑勺。

          “钱包丢了。”

          “啊!”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