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52

人偶师·24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可令谁也预料不及的是,比感染者接触至纯源石的应激反应更快的是,戴在蝶手上的藤环,在一瞬间膨胀,绷开了,推开束缚着她的人偶,环与环交错叠加的笼,以她为中心,将她保护。

          来不及感谢,蝶感觉到一种无法诉说的意念,在脑海中以薄雾的朦胧慢慢展开,将所触及到的神经润色,在那某人为她所留下的吊床上,她无力地张开自己的手,细小而又酥软的沙,便从掌心涌出,一直困扰着她的噩梦成为了如今的现实,只是那段记忆早已不复存在。

          “你不愿相信我的原因,是因为他更为看重你吗?”未堰的声音传过藤蔓与环的孔隙,传入笼中,被击飞的人偶不再能够行动,他便唤来镜子,新的人偶从镜子中走出来,拽下死去人偶的手,从紧紧攥着的中,取出了还在发着亮光的至纯源石。

          “可这又能坚持多久呢?”他触碰到笼的最外层,手指压下去的地方,浮现出刺的抗拒,但这对他来说毫无用途,几近全身化作源石的他,不惧怕着任何的事物,于是他拉拽藤蔓,却是想象不到的坚韧,无法拉断它,还顺着力量方向的牵引增长了势丛。

          “我很好奇,制作了它的人。”他继续说:“不过那都是往后的事情了。”人偶在他的命令下,用至纯源石点开了口子,藤蔓避之不及地退化,枯萎,令整个笼像着被锈蚀一般,逐渐地因为支撑不起而瘫软,但也从那其中流出了细小的沙,无风的世界,沙子才更会聚集在一起。

          “这是什么?”未堰看得清楚,黄色的沙,在笼被真正地打开时,涌出,如潮水一般冲开了人偶,细小的砾卡进械之中,他一边掩着视线,一边拉下了人偶的手臂,也不管那么多,将被激活的至纯源石攥在了手上,但是他开始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

          虽然同是源石,其纯度却有着差别,未堰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体在抗拒着至纯源石,却也有着无法抵抗的吸引力,彼此读出了彼此的意图,想要吞噬的想法贯通为一,未堰的身体开始加速地源石化,从血肉到骨,从骨到髓,却将神经保留,无法形容的痛苦从手掌向着全身蔓延开来。

          他是人偶师,自有方法应对,可在这种无法维持自我意志的情况下,哪有那么多思考的时间,既不能丢掉至纯源石,又不能被其所牵引着,镜子外的人偶簇拥了过来,他们是更为清醒的存在,不再是以林的面容展现,而是另外的一个人。

          未堰将手抬起来,那些人偶也就将手抬起来,所有的手合在一起,贴在一起,指着上方,但那种力量怎会轻易地放弃,触碰到的人偶从手掌开始长出裂纹,在顷刻之间遍布全身,最终破碎堆积在地上,但更多的人偶凑过来,不断地反复着这样自杀式的行为,只为了他们的主人。

          从废墟中诞生,从毁灭中存活,至纯源石的光暗淡下来,被残片所掩埋,一个由覆灭的人偶所堆积而成的坟,聚集了所有仅存着的人偶的目光,于是他动起来,给自己推开了一点空间,让他得已仰望着自己所举起来的至纯源石,已经小了许多,张开嘴,松开手,石头掉下来,被吞进去。

          未堰被完全地源石化,却依然保留着意志,操纵着惊喜之外的双腿,从坟中爬了出来,他现在十分地欣愉,仿佛自己获得了重生,笼仿佛是准备好迎接他一般,完全地打开,瘫倒下来,将其中的人搁浅在沙丘之上,黑白相间的长发散开,略微的左螺旋,沉睡在梦里。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