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52

人偶师·26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人偶师说了什么,声音在林的脑海中产生一瞬的噪音,停下步伐,握着刀的右手便掉落了下去,分解为最基本的块。

          “现在呢?”他十分得意地说,又从镜子中走出了无数个神似他的分身,同样的意识,牵线木偶的嘴抬起来说:“你要怎么从这么多的人偶中,找到我呢?”无数的声音共鸣,他潜藏在其中,事实上他也没有特别地怕,只是以稳健为上,拖着时间到就好,这个世界会将他排挤出去的。

          林重新唤醒被掩埋的笼中的种子,它繁茂地生长起来,从中心的一个点,向着四周延伸,推开沙砾,也就将被召唤过来的人偶,包围,或者凭借着那股冲力,贯穿了躯体,又为丘的高度平添一层。

          “不错。”他的源石技艺怎么如此地令人惊奇,竟然能够凭空地联系与造化:“和我合作吧!我承诺会给你一个完美的右手。”他可以徒手握断坚韧的藤蔓,也明白这种程度无法伤到他的本体,甚至可以说,由于是完全地源石化,被操纵地藤蔓,本能地想要避开他。

          “那种东西,我不需要。”藤蔓寄生在他的右臂,缠绕着展开,变成了集束的臂,控制着伸长出去无数的藤蔓,在人偶聚集的地方炸开。又扑了一个空,林无法确定人偶师的位置,有什么在干扰着他,他自己也无法沉下心来,观察什么,担心着人偶师的突然离开,必须是一击致命才可以。

          “有这样的方法,为什么不早点用呢?”人偶师感觉到另外的东西,与人偶的牵连在逐渐地减弱,不过作为补偿,他知道了永生,成功地触碰到了那个门扉,只要有这颗至纯源石。

          林用藤蔓互相束起来横扫,这比他想象地要费力,很难控制,躲避与接触的两种冲动同时产生,他陷入了抉择之中,是否要再用一次,那自己觉得罪过,悔过的启,藤蔓扫的效果很差,只清倒了一小片,人偶师依然可以簇拥在人偶之中,他突然发现自己不再能够挥动藤蔓,就像是触及到了什么根本,触电一般的感觉传过来,促使他要站立不稳地跌倒,紧接着他切断了这一块藤蔓的联系。

          人偶师不再有怎样的惧怕,处在胸口的至纯源石也固定了下来,,逐渐地亮起来,于是他决定现身,牵引着左手触碰到了巨大的藤蔓,从接触到的地方,它枯萎了起来,牵连着要到人的身体上,表现的症状是源石刺的生出。

          “你没有任何的胜算。”他说着,将人偶从他的身边散开:“你的藤蔓尚不能在我的身体上留下哪怕一点的痕迹。”他走下沙丘,跨过枯萎的藤蔓,在巨大上抚过留下手的枯黄痕迹,半弯着身体的林,被人偶所围住,它们也找到了虚弱的蝶,将她高高地举起来,传到了人偶师的身侧。

          “是的,那又如何呢?”林大喘着气说,眼睁睁地看着蝶被带过来,无力感,又落到了那种绝境之中,是自己给自己限制的唯一条件。

          “你也丧失了理智吗?”他如是说着,就好像是如此。

          “是我的感性压过了理智。”林终于能够勉强站起来,力量被吸走了太多,难以再唤醒藤蔓,它们的形也只剩下了右手的唯一。

          “那你现在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人偶师走下沙丘,留下深深的脚印,那绝对不是人的重量。

          “觉得自己愚蠢,觉得做错了。”林紧紧地盯着他,右手的蔓尖随意地游动着。

          “是了,对了,但那又怎样?”人偶师和他站在同一的水平线上,他的脚陷在沙砾中,却也比林高一点。

          “感性上的愤怒,依然不能够平息。”人偶师凑了过来,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我也曾是像你这般地如此,直到完全地抛弃理性。”

          “我才又在这奇迹之中感到了莫大的满足。”至纯源石在他的高昂下,变得愈发地明亮,人偶师的声音变得奇尖无比:“你也与我一起体会吧!”人偶师的右手朝着林的头颅慢慢地挪去,两个面容凑在一起,一个是疲惫,一个是完全的固化,玻璃石像张不开口:“放松,我会让你感受不到痛苦。”声音却能够从肺腑传来

          “***”林的嘴张开,说了什么,散离的蛇,向着他会过来。

          “你说什么?”人偶师的注意力没有集中。

          “我说,去你的!”林的左手伸过来,紧紧地抓住了人偶师的右手手臂,在接触到的一瞬间,他的手指扭曲起来,如果不是一根根地压着,就要反转到背面,源尖刺出,极大的痛苦中,他喊着说:“一派胡言!”断掉的藤蔓连接起来,林用力地从下向上斜挥,延伸的藤蔓收缩,至纯源石的光暗淡下去,刀尖切开了玻璃化的手臂,砍中了至纯的源石,在那上面劈出了一个裂纹。

          爆炸紧接而至,林操纵仅存的力量,保护住蝶,刀在顷刻间源石化,顺着侵蚀了他的藤蔓,他断掉它,它化作细小的源粉,在爆炸中被吹散,自己则被击飞,人偶从内向外一圈圈倒下,他撞在一面镜子上,他从高处径直地掉落下来,落在那倒下的人偶之中,成为一具死尸。

          但林还不能昏迷过去,他咬着牙,睁开了眼,正好残肢枕起一个高度,无法咳出血的自我,迷迷糊糊地看着另外一个,人偶师的躯体崩离解析,在破碎的源石最后一次亮过之后,像玻璃那般破碎,像风吹过沙砾一样化作虚无,只给镜中的世界留下了寂寞。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