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52

克丽斯滕野望的最后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注册博士
          前情提要——

          克丽斯滕为了自己的航天梦,复活了时间之巨兽。但是指令出现差错,把莱茵生命所有人都送回了过去。

          在过去,巨量黑暗涌入克丽斯滕体内,她的肉体承受不住爆炸开来。炸裂的克丽斯滕的血肉骨细胞演化成源石,内脏演化成巨兽。

          在“现代”,由于邪魔南下和沙尘暴肆虐,莱塔尼亚双子女皇被迫同意了巫王余孽把所有人改造成尸鬼的计划。因为巫王余孽拥有即使人变成尸鬼也能保持意识的技术,所以莱塔尼亚人争先恐后地被改造成尸鬼。

          不愿意被改造的人,在邪魔曾经在的敌方被一个叫齐格林德的人保护了起来。黑键也身在其中。

          巫王余孽在得知黑键的所在后,立刻以叛国为由向齐格林德方发起进攻。

          战斗持续了几个星期,最终以黑键自己离开齐格林德方,被巫王余孽俘获为结束。

          这时,巫王余孽的真正目的暴露。他们实行尸鬼改造计划,是为了用莱塔尼亚人的灵魂做祭品施展源石技艺复活巫王。

          但是,由于源石技艺中使用了巨量的源石,导致被它复活的不是巫王,而是克丽斯滕。

          就这样,克丽斯滕附身黑键,冒充巫王,以“寻找感染者新天地”的口号集结了所有感染者为自己建造飞船。

          最终,整个莱塔尼亚被挖空,变成空洞的巨坑,飞船也向天空飞去。

          就在飞船离开星球引力圈的那一刻,太阳释放出辐射射线烧毁了飞船。又落到地上的克丽斯滕恼羞成怒,转而附身在史尔特尔身上大肆破坏。

          最终,在齐格林德和罗德岛的通力协作下,克丽斯滕被消灭。
         
       ————————————————————

          火焰巨人残留的热量被黑暗组成的第二层天穹阻挡在这里,使得莱塔尼亚被挖空后剩下的巨坑像蒸笼一样闷热。

          从火焰巨人里面掉出来的史尔特尔,她的血肉先是被切成碎块,又经过了火焰的炙烤,竟然散发出了浓郁的香气,像是妩媚女人的指尖挑逗着众人的鼻翼。

          不过,在这蒸笼里没有人有食欲。所以也没人去动那些肉。

          “结束了……”凯尔希的气息细若游丝。现在她正蹲在地上。因为在对抗火焰巨人时,她的肢体都已经因为受到高温而脱水,瘦的像柳条一样,无法支撑起她的身体。Mon3ter也气化消失。现在的她离死不远,只是撑着最后一口气在说话。

          说完,凯尔希抬起头往天上看去。其他人也纷纷跟着抬起头。

          他们看到黑暗依旧遮蔽着天空,云彩也是一片漆黑。换句话说,天上什么也看不到。

          地面则并非如此。因为齐格林德——赫默——的瓦尔基里机器人的探照灯,地面清楚明亮。

          赫默命令几台机器人抬起探照灯往天空照去。却见灯光被黑暗吞没,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连光线在半空划过的轨迹都没有。

          “结束了……吗?”赫默这样呢喃着,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在这瞬间摆脱了蒸笼的闷热。因为恐惧的寒意正从他们心中升起。

          拼尽全力才维持着站姿的阿米娅为这种情况捏了一把汗,她的拿着“柱”和影霄两把剑的双手不住地颤抖。

          那两把剑分别是卡兹戴尔和大炎的最强武器。它们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在拼上一切消灭火焰巨人后还留存着巨大的力量。

          但是,那两把剑的力量实在过于强大。筋疲力尽的阿米娅必须神经紧绷、全神贯注才能控制住它们不把自己的肉体撕碎。

          阿米娅当然也感受到了恐惧的恶寒。但是她明白自己必须从那里面摆脱出来。现在还能战斗的人除了赫默和她的瓦尔基里机器人就只剩下她,为了剩下的人的安危,自己不能恐惧畏缩。

          但是,即使阿米娅这样想,即使她已经控制住了恐惧,恶寒还是侵袭着她。从脊髓到头皮再到脚尖,寒冷无休无止,不断加深。

          没有人敢移动分毫,就连呼吸声都逐渐消失。因为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恐惧却不减反增。这暴风雨前的宁静,比暴风雨真的到来更加可怕。

          赫默命令自己的机器人四处巡游,检查周围的黑暗活动痕迹。

          凯尔希的脱水不知什么时候好了。只见她对正在发呆的阿米娅说:“阿米娅,‘柱’不是可以吸收黑暗吗?试试能不能把天上的黑暗吸收掉。”

          听到凯尔希对自己说话,阿米娅如梦初醒。“好。”阿米娅说着,不远处的凯尔希似乎看到她嘴里吐出了一口冰霜。

          想到冰霜,凯尔希好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但是她的被高温蒸过的大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这时,阿米娅把影霄收起,双手放在“柱”的剑柄上,把剑锋举过头顶。

          组成第二层天穹的黑暗受到感召,往剑锋那里涌去,进入了“柱”的内部被封存了起来。

          “‘内部’……‘封存’……”想到这些,凯尔希终于想起了那件重要的事。她张开嘴想呐喊、阻止阿米娅,但是为时已晚。

          就在凯尔希刚刚张开嘴,连第一个音节都没有说出口的瞬间,一只巨手破开阿米娅的肚子,打在了她身上。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没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凯尔希突然就飞了出去。随后又看到这个闷热的蒸笼里出现了一条结霜的直线痕迹,在那痕迹上还有白色的雪花缓缓飘落,落到地上时竟然没有被地面的高温融化。

          赫默顿觉不妙,于是通过瓦尔基里机器人的扩音器喊道:“所有人,都离阿米娅远一点!”

          听到赫默的喊话,大部分人用自己最快的移动方式——或爬或走或踉跄——往远离阿米娅的方向去了,只有暴行用通讯器质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阿米娅怎么了?”

          “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没发生什么好事。”赫默这样回复着,又命令瓦尔基里机器人说:“瓦尔基里,攻击阿米娅!”

          于是瓦尔基里机器人立马把阿米娅团团围住,释放激光炮击把阿米娅打得千疮百孔。一直举着“柱”吸收黑暗的阿米娅随即倒下。

          见此情景,暴行先是一惊,然后一边尖叫着“阿米娅————!”一边跑到阿米娅身边把倒在地上的她抱了起来。

          于是赫默用扩音器吼道:“暴行!你做什么?还不快走?!”

          “我还想问你在做什么呢?!”暴行吼了回去。“你杀掉阿米娅,到底是为了什么?!”

          “从她那里来了一个东西把凯尔希打飞了,这你不知道吗?!”

          “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阿米娅是我的家人,我不能让人伤害她!”

          就在两个人争执的时候,暴行怀里的阿米娅发出了细弱的声音:“姐姐……”

          听到阿米娅在喊自己,暴行立刻停止了争执,让阿米娅的头贴在自己胸口,用耳语般的声音轻声说:“别怕,阿米娅。别怕,姐姐在这,没人敢伤害你。”

          “姐姐……”阿米娅突然伸手环抱住暴行,其力道之大直接粉碎了暴行的脊柱,还把暴行肺里的空气全部逼了出来,让她说不出话。“成为我复活的食粮吧。”

          只见组成第二层天穹的黑暗从上空扑下,包裹住了暴行和阿米娅。

          眼见黑暗吞没了两人,赫默下令让浮游机器人赶快远离,同时也用扩音器喊话叫其他人赶紧逃跑。

          在赫默面前,第二层天穹逐渐消失,先前被遮蔽在它后面的蓝天白云此刻再次显露了出来。

          与光复的天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地上那个黑暗的聚合物正在不断壮大。虽然体积没变,但是大地却被黑暗遮蔽,瓦尔基里机器人的探照灯也失去了用处。

          “这到底是……”恐惧在赫默心里扩散着。但她控制着自己不被恐惧支配。双手紧攥的拳头几乎流出血来。

          就在赫默因为监视黑暗时间太长眼睛太干眨了一下眼的瞬间,黑暗扩散开来,再次遮蔽天空,与之同时到来的还有刺骨的寒冷。

          就在赫默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听到黑暗里传出声音:“哼哼哼哼……我还以为再要复活最少要过几百年,没想到你们竟然直接把我的一部分灵魂带过来了。”

          “克丽斯滕!你又复活了?!”赫默难以置信地喊着。

          “没错!”克丽斯滕骄傲地回答。“借助你们用来修补‘柱’的戒指里封印的冰霜巨人的灵魂再次复活!要怪就怪自己挖肉补疮!”

          一只由蓝色的冰块组成的巨手从黑暗中冲出,朝赫默袭来。瓦尔基里机器人感知到主人的危险,于是冲过去拉住赫默飞上空中,躲过了那一击。

          瓦尔基里机器人迅速组织阵型,用激光炮不断攻击巨手来源的黑暗深处。

          “我可不会再犯和上次败给你们时相同的错误。”

          克丽斯滕话音一落,赫默眼中的瓦尔基里机器人的激光炮的光芒一个接一个消失在黑暗中,只剩她自己抓着的这个能被确认存在。

          黑暗侦测仪爆发出尖锐的警报声,赫默当即松开瓦尔基里机器人,让它高速前飞并且——

          “轰!”一阵爆炸声响起,被黑暗遮蔽的天空与大地之间出现了一抹一闪而过的闪光,先前疑似消失的瓦尔基里机器人再次恢复了活动。

          “纳尼?”克丽斯滕倍感震惊,但随即她就稳定了情绪。“别小看我!”

      ————————————————————

          那些从战场逃跑的人,他们大部分都躲在之前的战斗留下的坑洞中。尽管那些坑洞连他们的半身都挡不住,但它们是他们唯一的藏身之所。

          躲在坑洞里的人只能听到一次接一次“轰!”的爆炸声响。因为听起来那声音很遥远,所以他们在坑洞里稍微放下了一点心。

          不知过了多久,爆炸声逐渐消失,遮蔽天空与大地的黑暗逐渐褪去。

          躲在坑洞里的人依然不敢出去,生怕又会出什么灾难。直到凯尔希抱着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的阿米娅来到他们那里。

          “想来的,跟我来。”只是在坑洞里驻足说了这句话,凯尔希就抱着阿米娅继续往前走去。躲在坑洞里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跟了上去。

          在走的过程中,有人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他们身后到处都散布着瓦尔基里机器人的碎片,坑洞的不远处则是一动不动的暴行的肉体。

          没有看到赫默。所有人都回过头看了一遍,没有人看到赫默。

          有人问凯尔希:“齐格林德去了哪里?”凯尔希只是沉默以对。
      ★★★实习博士
      光是前情提要就相当炸裂!━Σ(゚Д゚|||)━
    • 佟栾暇良正文也相当炸裂,仿佛在看套着方舟角色名的架空小说……?
      举报 拉黑 11月前手机端回复
    • Xamuzone @佟栾暇良 赫默的性格变化是因为她也是被传送到过去的人之一。
      在那个太阳还没有发光的时代,赫默追随赛雷娅和人类延续与教育设施——世界树三号——一起对黑暗进行战争。
      这时,克丽斯滕背叛了。赛雷娅拼上性命夺回了太阳的控制权,黑暗害怕被太阳的辐射消灭而涌入克丽斯滕体内。赫默则被世界树三号塞进休眠舱,一直休眠到了“现代”。
      经过长久的时光,那些因为克丽斯滕的背叛而死去的莱茵生命成员的尸体都在黑暗的浸染下变成了邪魔。
      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悔恨的赫默改造了世界树三号的瓦尔基里机器人并把它们重新启动,同时以齐格林德自称,意图与过去的自己诀别。
      举报 拉黑 11月前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准博士
      好快的写?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