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49 内容:2052

火焰冰激凌店(完结撒花!)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实习博士

      1.三个倒霉蛋,开个甜品店
      春天是万物生发的季节,是个好时候。
      但对于那些经常火焰缠身的干员来说,春天也是个糟透了的时候,走在这些易燃的“万物”之上,一个不小心就会摊上一个一后面四五个零的罚单,把一个冬天攒的血汗钱都折进去。
      天火就是遇到上面这种情况的倒霉蛋之一,上次行动时她一激动连敌人带要保护的货物一起给点了。委托方一面点头哈腰感谢罗德岛帮他们除掉了后患,一面给本舰寄了一张总价二十万龙门币的账单。这么大数额的赔偿,把天火卖了都还不清。她只能找岛上最会搞钱的可露希尔帮忙,看看能不能帮她找条出路。
      在“奸商”的办公室,她遇到了伊芙利特和史尔特尔,闲聊之后发现都是难姐难妹。伊芙利特前两天玩火点了一个库房,史尔特尔则是上次训练时脑子里光想着冰激凌没控制好“莱万汀”的最大捕捉数,把训练室正对面办公室里的博士也算上了,导致博士的裤子、办公桌和一桌子文件都报销了。
      三人一合计,总损失数额十分巨大,除了共渡难关也没别的办法,于是结成了暂时战略同盟。
      姗姗来迟的可露希尔也没多废话,直接宣布她和凯尔希商量之后决定预支三人一年的薪水做本钱让她们在岛上开店(想搞线上销售也行),三个月时间经营。时间一到窟窿补上了皆大欢喜,补不上就舰桥一月游伺候,附带之后打白工到债务还清。此方案同盟讨论后一致通过,但紧接着就在到底开什么店的问题上谈崩了。天火想开服装店,理由是岛上女孩子多,衣服的需求量大;伊芙利特想开游戏厅,理由是现在的罗德岛太沉闷,大家都缺乏娱乐;史尔特尔想开冰激凌店,理由是她喜欢冰激凌。
      火焰系源石技艺者都是暴脾气,一言不合就奔训练场一决高下。
      “开服装店啊,漂亮衣服才是正义!天坠之火!”
      “你们两个大人无聊死啦,游戏才是未来啊,听本大爷的没错,灼地!”
      “吸溜(舔冰激凌的声音)……莱万汀!”
      “咣当!”
      “哗啦!”
      “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友好协商”之后,同盟——其中两位鼻青脸肿——“一致决定”开冰激凌店——没办法,这个用火大剑的女人实在是太能打了。
      她们把这个决定告诉可露希尔,后者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她当即批了几个人的原料设备需求单子,但表示为了防止店面爆炸,不能用机器制作,唯二可以提供的必要电器是冰箱和冰柜——用于存放原料和做好的冰激凌。至此,开店类型这第一个问题解决了。
      拖着大包小包找了个空储藏室商量下一步计划的她们紧接着就遇到了第二个问题——没人会做冰激凌。伊芙利特就是一个小孩子当然不能指望;史尔特尔也只是品鉴这方面比较在行(说白了就是只会吃);天火的知识范围里并没有能制造冰激凌的术式。三人头疼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伊芙利特掏出移动终端打开balabala视频网开始搜索制作方法。
      “鸡蛋……奶油……好像材料和步骤都不算多,问题不大,先来做一份试试看!”看完了总时长仅仅两分半的教学视频,伊芙利特产生了一般烹饪初学者都会有的幻觉——觉得自己行了。天火不太放心,想着还是应该先请教一下岛上的专业人士。史尔特尔表示无所谓反正她不做,只负责试吃。三人谁也说不服谁,又差点打起来。
      “算了,我也不管了,你一个人先捣鼓吧,只要别把咱们的原料都搭进去就行。我去店面那边看看,提前收拾一下。”天火眼看史尔特尔又要拔剑,连忙找个理由跑路。
      这下没人管伊芙利特了,她开始了第一次尝试。
      “羽兽蛋……五个,重瘤奶油……二百五十克,倒在一起打散,再加瘤奶油和瘤牛奶……”伊芙利特怀里抱着不锈钢盆,一边加原料一边对着视频确认步骤。认真起来的萨卡兹少女倒是真有几分视频中甜点师的样子。
      “欸,我好像闻到了一股煎鸡蛋饼的味道?”做着做着,伊芙利特发现不对劲,怎么本该是流体的半成品已经变得和稀饭一样粘稠?仔细一看,好嘛,盆边都烧红了。估计是第一次做有点紧张,伊芙利特没控制住自己的源石技艺,把整个盆带着里面的原料直接加热到了半熟。她看向史尔特尔的方向,回想起之前在训练场挨得那顿暴揍,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趁着红发少女的注意力还在手中的双球冰激凌上,伊芙利特麻溜地销毁了失败作品,冰好不锈钢盆,准备再来一回。
      这次顺利了一些,原料都加进去搅拌好了,盆里的混合物还是液体状。下一步是隔水加热,伊芙利特没有煤气灶和电炉子,只能试着动用自己的源石技艺。在一顿手忙脚乱的操作后,她毫不意外地再次迎来失败——水浴温度太高,混合物油水分离了。
      液体沸腾的声音似乎还是吸引了史尔特尔的注意,她站起身,手摸向了巨剑的剑柄。
      “那个……你听我解释……我只是不熟练而已!下次……下次我就可以了!”伊芙利特光速躲到了史尔特尔的攻击范围外,突出一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红发少女的视线并没有看向这边,而是投向了大门,看来不是冲着伊芙利特来的。
      “砰”的一声,储藏室的门被撞开了,筋疲力尽的天火靠在门框上,整个人的轮廓剧烈地抖动着。
      “店里……有好多蟑螂!还有……老鼠!有那……那么大!”眼泪汪汪的菲林少女哑着嗓子在两人面前哆嗦着比划了一个好大的形状,说完就失去了意识。
      不是说老鼠怕猫来的吗?屋里不管是不是菲林的都沉默了。

      “区区害虫而已,还是得我出马。”望着横在地上开始吐白沫的天火,史尔特尔皱了皱眉,“制作这边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我回来之前如果吃不到满意的成品,就有人要倒霉了……”
      伊芙利特毫不怀疑,如果她做不出来,史尔特尔一定会再招待她俩吃一顿莱万汀,她连忙点头保证。

      可露希尔选的这个店面位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它位于厨房的正下方,隔壁都是食品仓库,还是众多通道管线的交汇节点,不闹害虫就有鬼了。“奸商”的本意就是让她们在开店的同时帮自己再打份白工——把泛滥成灾的入侵生物清理一下。
      刚刚把入侵家园的尖耳朵巨人赶走,害虫们还没来得及庆祝胜利就被新来的黑角死神逼入绝境。史尔特尔为了赶尽杀绝,让火巨人缩小身形钻进通风道,一把火就把残党清理了个干干净净。
      刚到岗就收工的萨卡兹少女看了看手表,发现距离自己出发才十五分钟,而其中有十三分钟是花在路上的。

      冰激凌研发这边,伊芙利特也在天火悠悠醒转后取得了重大突破,后者不但用她高材生的头脑构筑了稳定的加热术式,解决了之前伊芙利特加热温度不匀导致的液体分层问题。还捎带手用几个铁丝线卷成打蛋器的形状绑在一个标准施术单元上,做了个可以用术式驱动的搅拌器。
      史尔特尔回来时,第一盆半成品已经放进了冷藏室。几个人又一合计,要等四个小时才能进行下一步,不如提前考虑一下后续的工作安排。现在冰激凌生产的问题暂时解决,害虫的事儿也搞定了。剩下的就是店面设计和装潢了,总不能真就在四白落地的情况下开张吧?
      这次破天荒没打起来,原因很简单——伊芙利特要准备足够多的冰激凌肯定没时间,史尔特尔又请不动,只能天火出马。天火虽不是艺术生,但好歹在维多利亚生活了那么多年,又有全岛都能排的上号的高学历。在烧掉了十个草稿本后,她给出了一个大家都比较满意的方案。
      再就是营业员的人选了,讨论到这儿,伊芙利特和史尔特尔的目光又投向了天火。
      “最近我看岛上的游戏群里都在说现在的流行趋势是各个种族的女生带上菲林的假耳朵和假尾巴,穿上女仆的衣服当NPC,说是叫什么‘猫娘女仆’?天火你本身就是菲林,大家应该会喜欢你的。”伊芙利特一边搅拌新一锅的材料一边发表见解。
      “我同意。”史尔特尔言简意赅。
      天火满脸通红地盯着两人看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理性告诉她,脾气相对来说最好的自己的确是最佳人选,除非想在开店第一天就因为店员打人而关张。而感性这边在她耳边大喊着让她打两个人一顿。怎么打啊,打了伊芙利特没人生产,打史尔特尔又打不过。没办法,天火只能选择第三种打法——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不管当事人情不情愿,店员的人选也算是有了。
      又敲定了诸多事务后,伊芙利特之前设定的闹钟响了。她小心翼翼地从冰箱里取出装实验品的碗,连着勺子递到了史尔特尔面前。天火怕殃及池鱼,说着要找柏喙讨论服装光速跑路。
      史尔特尔尝了一小口,舔着嘴唇对上了伊芙利特的视线,后者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扔下碗逃命了。
      “不错,甜度正好,口感也还算丝滑,再来一份。”
      伊芙利特如蒙大赦,忙不迭地又去拿了一份。

      2.“猫娘女仆”大获成功
      第二天一早三人在店面碰头时,有两个人眼圈都是黑的。
      伊芙利特通宵准备今天的商品,两只手即使轮换作业都已经麻得不行了。
      天火则是连夜忙着布置店面,并提前换好了柏喙给她定制的工作服。衣服是漆黑的,围裙是纯白的,天火的脸是火红的。
      伊芙利特和史尔特尔打量了天火几圈,从自己贫乏的词库中挤出了同一个词。
      “好看!”
      最省心的还是史尔特尔,这位姑奶奶昨晚被分配的任务是守住得来不易的店面卫生。她自己睡了个饱,火巨人和前来复仇的害虫害兽鏖战一夜生生累成了火矮人。
      史尔特尔用专业的眼光估算了一下伊芙利特的劳动成果总量,觉得卖一天应该差不多了,就放伊芙利特先回去补个觉。天火自知作为店员补觉是没戏了,就小心翼翼地询问史尔特尔能不能帮她去食堂带份早点。
      可能是内心存在那么一丢丢的愧疚,史尔特尔居然很爽快的同意了,还自掏腰包帮她买了最大份的。不知是被史尔特尔的真诚打动了还是惧怕这是什么胡萝卜加大棒的战术,天火一边含泪啃着面包一边表示一定为冰激凌店流干最后一滴血。
      风卷残云地消灭了早点,天火赶紧补了补刚才哭花了的妆准备正式营业。
      冰激凌店营业的第一天上午,顾客基本都是三个人的熟人。
      天火熟人最少,昨晚装潢的空隙时间里磨破了嘴皮子才拉来了十几位她在维多利亚求学时的同学;伊芙利特算是莱茵生命的半个吉祥物,知道她落魄了之后几乎所有驻舰的莱茵人都捧了场;史尔特尔只是简简单单昨晚临睡前在她所在的甜品分享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就招来了百十来号人。毕竟抛开史尔特尔的脾气不谈,她对冰激凌的品鉴那真的是专家级的。就连史尔特尔自己也没想到能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冰激凌屈尊给天火打点下手,同时让火矮人用尽一切办法叫醒这会儿估计睡得和死猪一样的伊芙利特起来接着补货。
      各位消费者在对甜品本身赞不绝口的同时,都会顺带跨一嘴天火的打扮。大部分东国干员基于本国文化熏陶更是会详细咨询衣服是谁做的又花了多少钱,得到答案后估计不是自己买来出cos就是求着女朋友/老婆穿给自己看了。天火本来就困得要死,这种不会带来任何收益的额外沟通又给她增加了不少的身心压力。所以当头上冒着火星子的伊芙利特被火矮人拉着赶到店里时,发现天火在价格表旁边竖了一块额外的牌子,上面写明了柏喙的联系方式收费标准。
      时间来到中午,已经快累得直不起腰了的天火随便扒拉了几口中午饭,刚说找个角落眯一会儿,手边的通讯器就响起来了。
      强忍着困意扒开眼皮,天火才看清是柏喙来的电话,声音听上去也满是疲惫。
      “那个……天火小姐……可能打扰您休息了非常抱歉,感谢您帮我介绍了这么多客源,但麻烦您通知一下后续咨询的顾客,这个月的订单已经排满了……”
      从电话的背景音里天火听到了不止一台缝纫机高速运转的声音,还有梓兰和别的什么人沟通时的只言片语。
      看来今天火的不只是自己的冰激凌店,还有柏喙的成衣店。
      等等……成衣店?
      挂了电话的天火突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之前因为决斗败北而流产的计划此时此刻又重新浮现在她脑海中。天火回头望了望史尔特尔的方向,后者正在试吃伊芙利特试做的第一批橙子口味冰激凌,身旁的火巨人仍保持着上午那种小豆丁式的姿态。
      这种情况也许不一定打不过了?天火这时也和昨天的伊芙利特一样觉得自己行了。
      “都停一下,我宣布个事儿!”天火把法杖“咚”地一声往地上一戳,打断了两位萨卡兹女生的新品交流会,“我要请假去和柏喙谈合作拓展业务,下午的班史尔特尔你来值!”
      如此嚣张又不知死活的发言让正埋头苦吃的史尔特尔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慢慢回过头,用能媲美冰箱温度的眼神盯着天火,同时空着的那只手握住了身后的大剑。
      “你再说一遍?”
      认为目前两个人已经没有实力差的天火梗着脖子又重复了一遍,史尔特尔当时就急眼了,抡起大剑就往天火脸上招呼。
      然后结结实实吃了天火一发陨石,整个人被砸进了地板里。
      一旁观战的伊芙利特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下,手里的半成品也脱了手,正好扣在史尔特尔头上。
      天火也没想到自己能赢得这么简单,她把史尔特尔从地板里抠出来,反复确认了好几遍她确实已经再起不能才松了口气。胜利翻盘喜悦似乎完全冲淡了她身上积累下来的疲惫感,黑眼圈甚至都淡了几分,天火麻溜地换下了女仆装扔在史尔特尔身边,哼着歌找柏喙去了。

      首尝败绩的史尔特尔很快发现了一个大问题——由于火巨人的力量被严重透支,她现在甚至连伊芙利特都打不过了。昨日的甩手大掌柜倒台之后迅速落魄为了“服务员+首席制作员碎催+店面卫生保洁员”,别说吃冰激凌了,一下午就抽空去了一次卫生间,连喝水的机会都没落着。好不容易熬到了晚饭时分,准备找个借口下班的史尔特尔又得到了一个坏消息——伊芙利特抽空把网店也开起来了,她现在有二十单的外卖要送。临走前她瞟了一眼官网主页,置顶的广告词用最粗最大的字体写道:“能冻结火巨人的极致冰爽体验,你值得拥有!”
      史尔特尔差点一口血喷到外卖上。
      落魄了啊家人们!

      伊芙利特不是可露希尔那种黑心大资本家,她倒也没想把史尔特尔往死里用,但奈何从网店搭起来就一直有人下单。更何况早一天攒够赔款目标他们仨就能早一天安全,于是就咬咬牙大家一起连轴转,俩人呼哧带喘折腾到了十点多才基本结束一天的业务。
      伊芙利特借着计算器捣鼓了一个小时,终于算清了今天的纯收入是多少(史尔特尔吃冰激凌去了),结果比较乐观,如果都像今天这么多的话大概用不了三个月就能还清全部债务。
      天火是当天晚上九点多和柏喙一起回到店里的,身后还跟了不少扛着各式建材的工程部干员。他们在冰激凌店隔壁一通折腾到凌晨。第二天,冰激凌店的旁边就多了一家成衣店。
      三人组目前的战力天花板天火给正准备开始营业的史尔特尔和伊芙利特一人塞了一摞漂亮的小裙子让她们换上当工作服,自己也换了一套崭新的裙装。同时宣布道:“我和柏喙她们商量好了,她们不定期提供新品,我们负责展示给来消费的顾客,他们会从营业额中拿出一部分当做我们的工资和分红。我也和可露希尔确定过了,这部分可以算作冰激凌店的收入用来抵扣罚款。”
      本来把我们本来不情愿但是又打不过你写在脸上的两位听到有额外的收入,脸上的怨气当时就消去了十分甚至九分。
      正式营业时,冰激凌店价目表旁边的牌子也换了内容:“凭成衣店购物小票可享受冰激凌半价优惠!”
      不管脾气秉性如何,三个人都是上乘的衣服架子。由于外卖业务的存在,柏喙店里的衣服得到了更多的展示机会。而来柏喙店里定制衣服的顾客也大概率会顺手买一份冰激凌走,两家店可谓是相辅相成互利互惠。为了提升客户体验和降低ooc风险(不是谁都能接受穿着洛丽塔套装的伊芙利特一言不合就掏出喷火器叫嚣把对方点了的),天火还花了几天的午休时间先礼后兵地教授两位萨卡兹维多利亚礼仪。
      之后的一段时间,三人组的生活除了每天都累到脱力以外可以说是相亲相爱、一帆风顺。一贯大大咧咧毛手毛脚的伊芙利特对于食品质量意外的重视,天火之前担心的品控问题一直没有出现,同时这个萨卡兹小姑娘还颇有创意地推出了一系列诸如炭烤沙虫腿冰激凌在内的奇葩品类,居然也赢得了不少好评。而最不好搞定的史尔特尔在一番从动口到动手的交涉后以一种极其简单的方式达成了和平相处——每天卖不掉的冰激凌都归史尔特尔。一切看上去都在向好发展,直到半个月后的早上一个不幸的消息传到伊芙利特和天火耳朵里——无敌的火巨人倒下了。

      3.结束,以及新的开始
      罗德岛这段时间一直行驶在燥热干旱的萨尔贡地区,大量躲避烈日的沙漠生物从各种缝隙钻进罗德岛纳凉。而岛上新开张的冰激凌店广受好评天天客满,各种原材料和成品散发的香气让这些计划外的乘客蠢蠢欲动,隔三差五就要上演一出拼死吃河豚。三位店员再忙也能抽出时间休息,守着通风口的火巨人可一直也没得闲,一来二去不出意外地累倒了。史尔特尔也跟着进入了力竭状态,外卖送不了了,害虫杀不动了,只能杵在那儿张张嘴迎接客人做个冷面看板娘。
      这下可苦了伊芙利特和天火,俩人得轮流熬夜防止害虫入侵。一天两天要说也能忍,可史尔特尔病了一周还没有恢复的迹象,这么下去怕是还没等攒够钱三个人就要在医疗部团建了。要说她们也不是没考虑过雇人守夜这一点,只是在咨询了可露希尔后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像天火那样开新渠道收钱可以,花钱雇人帮忙分担压力不行,毕竟让他们开店本身也是有惩戒意味在其中的。
      没辙了,想出办法之前只能自己扛着了。
      史尔特尔病倒后的第十天晚上,伊芙利特盯着面前黑漆漆的通风道,昏昏沉沉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前段时间打的弹幕游戏里的画面。都是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之中、都是靠主角自己发射火球消灭来犯的敌人。只不过游戏消耗的是电力,而灭虫耗费的是体力。
      “如果这无聊的破事儿是个游戏那就有意思多了啊……”
      伊芙利特低声嘟囔着,同时启动喷火器给一只敢于露头的老鼠烫了个新发型。
      等等,好像也不是不行?
      萨卡兹少女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梅尔的脸。

       “你想把通风道清洁做成游戏?”
      早上六点,被伊芙利特连拖带拽请出被窝的梅尔听到这个想法也愣了一下。
      “对啊,我记得之前你跟我抱怨过做的清洁机器人因为没有足够的人手操作一直在积灰让你很心疼来着?”
      伊芙利特十分庆幸能在昨晚快忙傻了的情况下想起梅尓小半年前的一次抱怨。
      “也就是说,你想用远程操控的方式让玩家接入清洁机器人?这么想确实可行,如果我能把清扫过程做得有意思一些就不愁没人来玩……行啊伊芙芙,这个主意很棒啊!”梅尔笑着揉了揉伊芙利特的脑袋,“我看看排期……正好下午我就有空,到时候你来找我吧。”
      “好耶,谢谢梅尔!”伊芙利特转身就跑,刚到门口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了回来,把一个小冰袋递到梅尔面前,“尝尝我的最新作品青椒口味冰激凌吧!”

      经过梅尔和伊芙利特一下午加一晚上的努力,名为“害虫必须死”的VR游戏正式上线,玩家将扮演一位战车驾驶员,在漆黑隧道中用炮火与各种不知名的怪物战斗,体验馆就设在冰激凌店的另一边。这回等着买冰激凌的玩家有了更多的选择,游戏难度不算太低,所以一局时间也是相当之快(主要是通风道里活物太多了)。经常有人前一秒还叫嚣着谁能杀我,后一秒就因为转角遇到爱光速暴毙。游戏设有实时积分排行榜,前三名玩家可享当日首单免费的优惠(绮良靠着优秀的操作水平白吃了将近一个季度,每次看见她都让三位店员直呼肉疼)。伊芙利特不知道跟哪个游戏学的,还变相地加入了抽卡系统。每个点了她自研的奇葩口味冰激凌的顾客都可以在游戏中抽取一次道具用以辅助作战。不少人菜瘾大的干员不到半个月就因此吃胖了一圈,逼得医疗部专门派人联系梅尔调整爆率。
      游戏开服一星期后通风道内的害虫就被剿灭的差不多了,为了保证怪物数量,梅尔不得不改进算法,实时加入大量的“假目标”来照顾游戏体验。那天,三人组得到了两个好消息。一是以后不用再每天晚上守着通风道了,二是可露希尔勉为其难地同意将因游戏而节省下来的维护清洁费用分出一部分当做三个人的收入。
      当晚,三人结结实实在食堂吃了顿好的庆祝来之不易的阶段性胜利。
      “欸,我突然发现咱们当初白打架了。你们看,游戏厅冰激凌店成衣店都开起来了不是嘛。”
      席间,伊芙利特一边嚼着沙虫腿一边抱怨道。
      天火一想也是,当初被打肿的脸登时幻痛起来,手里的烤肉也不如刚刚香了。
      史尔特尔倒是无所谓,反正她当时打赢了。又一想,但她现在受的苦都是因为第二次没打赢啊。再一想,虽说现在苦点累点,但每天收工后能品尝到的冰激凌数量却是要更多的,也就收回了摸向大剑的手。
      “对了,我算了一下,咱么这一个月三个店铺的纯收入已经达到了任务目标的百分之六十多了,保持下去的话咱们下个月就能完成目标。”自觉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的天火掏出一个计算机按了一会儿,放到了桌子上,“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完成目标之后的事儿,是继续营业还是就地散伙?”
      伊芙利特当机立断表示想接着干,因为她发现开店这个“游戏”抛开开局时那些艰难苦恨外有趣程度已经远超以前玩过的所有游戏了。而且这段时间很多人都开始夸她做的东西好吃、想出来的东西有意思,而不再单单把她当成一个惹祸精。史尔特尔也和伊芙利特意见一致,缘由自然还是冰激凌的供应。天火也想继续,主要是她发现自己的能力已经不足以应对当前的外勤任务强度了,但她又不想整天在岛上混吃等死当个废人。就想着边修习术法边做点开店这样的力所能及的事儿。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和可露希尔当初签订的都是口头协议,一点落到纸面上的东西都没有,这样回头交涉的时候我们很吃亏的。”天火让伊芙利特和史尔特尔凑近一些,不无担心地小声嘀咕道。
      “那怎么办,和奸商较劲咱们肯定不是个儿……”伊芙利特觉得天火的担心不无道理,但也想不出啥应对措施。
      “硬碰硬也不行,火巨人还没恢复。”史尔特尔瞥了一眼身旁才恢复到自己肩膀高度的守护者,又给自己续了一份冰激凌甜筒。
      “欸你们看那是谁?”天火看火巨人时,余光捕捉到了一个路过的身影。
      “凯尔希医生啊,找她也没用,你没听可露希尔说嘛,计划是她和凯尔希定的。”伊芙利特摇摇头。
      “但我们从头到尾都没见过凯尔希医生出面,而且一直以来询问我们进度的也只有可露希尔,我还是觉得有点蹊跷,我准备赌一把,史尔特尔,轮到你出场了!”天火激动地在史尔特尔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差点把后者的冰激凌扣在地上。
      “为什么是我?我也打不过她。”史尔特尔瞪着天火,看在她把自己那份冰激凌也递到面前的份上勉强没发火。
      “我……不敢。”天火想到凯尔希时不时比史尔特尔还阴沉的脸色,往沙发后面缩了缩。
      “噗嗤。”在场的两位萨卡兹都没绷住笑意。

      决定店面命运的时刻到了。
      正如天火所料,可露希尔驳回了三人继续持有店面的请求,同时拿出了厚厚一沓有三人签名的合同文件作为证据——三人确定除非同时梦游否则没人签过类似的合同。正当可露希尔摆出一副优势在我的表情时,她发现办公桌对面的三个人并没有被她的攻势吓到,反而显得比她还胜券在握。
      “您都听见了吧,凯尔希医生。”天火让开房门,将一个意料之外的客人请了进来。
      “听得清清楚楚,你们先出去吧,后续的处理情况我会单独通知你们。”凯尔希进门后就说了这一句话就不再言语,直勾勾地盯着可露希尔,三人组见状麻溜脚底抹油光速开溜。
      她们刚跑到楼道拐角,就听见身后的屋里传出凯尔希的大声质问。
      “你报给我的营业额在是这么多,实际的营业额是这张表,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差额去哪了……上次在舰桥上挂了一个月没过瘾是吧……”
      三人最后听到的,是属于Mon3tr的怒吼和可露希尔的惨叫。
      她们不确定可露希尔之后会遭遇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们成功保住了自己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店面、可以吃到饱的冰激凌、以及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准博士
      好有意思 [s-3-1] 
      回复
      ★★★实习博士
      更完了! [s-14] 
    • Baka632写得很有趣,感谢! [s-3-1] 
      举报 拉黑 9月前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见习博士
      太棒了,很有意思!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