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50 内容:2054

同人文《堕天审判》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注册博士
      前言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谢谢!
      恰逢空想花庭复刻,搬一篇之前为小福写的,希望她可以找到幸福!

      正文
      乌云遮住了她眼中的最后一丝光亮。
      我将代她和所有同胞审判你的堕落。

      你愚昧无知。脑中尽存幻想,不知同伴之疾苦,不懂人体之脆弱。
      你轻信外人。被其巧言蛊惑,就要抛下同胞,满足私欲。
      你软弱无能。无力守护宝贵之物,无法决断已成之事。
      最后,堕天使福尔图娜,你杀死了你的同族,你杀死了我们的同胞。
      是你让她在痛苦中死去,是你让我们在冷漠中分离。
      以上种种,数罪并罚。
      宣判,铳决。
      罪人福尔图娜,你可有异议!

      她低下了长有双角的头颅,合上了漆黑空洞的眼眸。
      不。
      这是罪人福尔图娜应得的惩罚。
      只是我恳请你。恳请你,让我也能向她一样痛苦。

      好。
      铳决执行。
      共计——

      带着血与火的气息,丑陋的铳弹就这样粗暴的轰入毫无防备的躯壳。
      少女的嘶声在荒野上鸣响,转瞬被黑暗的夜幕蚕食。
      她感觉撕裂的掣痛侵袭,温热的液体涌出。
      她感觉意识脱离肉体漂游,肉体向着深渊陨落。
      是吗,原来这就是菲娜最后的感觉吗。
      等等,不不不,不要走。
      我知道你受的痛苦是我的千万,我会追到你的身旁。
      第一铳。

      她回想起他对她们讲述萨卡兹的传言。
      第一任萨卡兹君王在荒野流浪,在他将死之时,是那位纯洁无知的萨科塔用驮兽的奶喂养了他。她未曾伤害她人,却背上了堕天的罪。
      那时,菲娜问她,驮兽的奶究竟是何种的香甜,她所承受的痛苦比她们多还是少,她是否后悔当初的抉择?
      现在她也已堕落,又是否有资格回答?
      第二铳。

      他探入撕裂的伤口,拽出染血的铳弹。
      他抚着她颤抖的身躯,将子弹重新上膛。
      他必要遵从她的意志,赋予期望的苦痛。
      第三铳。

      父亲将这把铳握到她手的里。
      它曾随你祖父征战,而后传于我手。
      你祖父说,它是武器,也是信仰。就如拉特兰和我们的光环与翅膀。
      只是现在它已然损坏,我也无力将它修复。
      这是不幸,也是幸运。正如你的名字一样,福尔图娜。
      父亲努力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张口想要再说些什么,又颓然闭上了疲惫的双眼。
      当有不幸,才有幸运。
      第四铳。

      ……

      铳械轰鸣,灼热的液体爆裂开来,如滚烫的油桶倾倒在小腹,让她全身痉挛。她张大了嘴,舌头努力向外伸,却只能发出细碎的杂音。在濒临窒息中,异样的感觉却蔓延全身。她仿佛感受到了母亲般的怀抱。
      从地狱升入天堂,或由天堂坠入地狱。
      究竟是我陪着你,还是你在陪着我呢。
      她不断的奔跑着,终于追到了菲娜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无论如何,我们在一起了。
      终于,她的头颅倾倒,身体松弛,双臂也无力地横落在了地面。
      她露出着德尔菲娜死后的第一次微笑。
      剩余,一千二百五十三铳。

      铳决暂停。拔铳检视。替换铳械。抵住胸腔。
      铳械制造是为了减少伤亡,却在漫长的斗争中失了它的本性。而今它重回拯救路途,竟为了身前堕天的少女。
      铳决继续。

      一铳,然后接着再一铳,是心跳的节率。
      沉闷的响声中,她的胸膛不断起伏着,身后的土地也随之颤抖。
      可她已听不到声音,她已感受不到痛苦。
      她只是如尸体般麻木地接受着这一切。
      啪。她的胸腔骤然凹陷了一块,回弹也稍微慢了丝毫。
      一根肋骨承受了太多,已然折断在反复的碾压之下。
      可铳决仍在执行,因为还要她继续担受,她还要继续偿还。
      第二根肋骨的断裂便来的理所当然。
      当胸中第三次传来清脆的响动时,她吸进了一口气,而后慢慢发出了细弱的啼哭,宛若早产的婴儿。
      那么,就从胸口移开,然后瞄准头颅。

      德尔菲娜缓缓将她的手臂松开,转过身来,将她压在身下。她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双角。
      她们从未如此明晰地感受彼此的情感与意志。
      我不恨你,也不怨你。
      但我却没能将你带走。没能让你和大家在一起。
      好像是这样啊。那我可就要惩罚你了。
      我要你穿过草原与荒漠,度过严寒与酷暑,找到我们的应许之地。
      我要你以堕天之身,明晰别人的念想。我要你掌控铳械,保卫家园。
      我要你将我们的故事流传于世,让众人知晓我们的过去与未来。
      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要你找到我认为最难吃的甜点,然后把它做成最好吃的给我。
      我会一直等你完成。
      你前面说的我都会照做到。可是我,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吃什么甜点啊。我之前做的你都说好吃。
      是么,那么前面的都不用了。
      我只要你能代我陪着他们。
      等你之后见到我,你要把我没看到的,没体会到的都一一讲给我。
      直到我满意为止。

      她缓慢却坚定地贴住了她的额头。
      锋利的角刺破了鲜嫩的肌肤。
      鲜血喷涌,溢满整个视线。
      她不再逃开,而是饥渴地吞咽着她唇齿中的液体。
      这本非你的罪。这已是我们共有的罪。
      我们共同偿还。
      最后一铳。

      晨光静默地透过云层,微风将薄雾吹散。
      她安详地躺在大地之中。
      泥泞的脸颊上,涂着晶莹的泪。

      审判终结。
      新生将始。

      ——共计,三千七百一十六铳。




      ★★★★准博士
      开辟者
      在这个时候还能有新鲜血液事件很神奇的事情……无论如何,欢迎来到泰拉通讯枢纽 [s-2-9] 
      回复
      ★★★★准博士
      打赏了999人工源石碎片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