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835 内容:1889

《明日方舟·民国战疫》 (2)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准博士
      Terra Prime
      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你的鼻腔。
      陌生的天花板
      “凯尔希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你不假思索道。
      没有任何回应。
      直到不存在的左臂开始疼痛时你才察觉这里并不是罗德岛。
      你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

      枪声,但不是你的枪。
      是敌人?还是朋友?
      总之逃跑才是最稳妥的。
      你用爆炸的冲击力将盲眼女孩送到了阿兰怀里,升起一堵火墙将你们隔开,由你来殿后。
      而此时你必须赶紧把药打进去。
      凯尔希医生,抱歉。
      你掏出那个钢制注射器,攥紧拳头。
      情况紧急,不是什么能扎个皮筋再抹点酒精的悠闲时刻,你将注射器精准的甩向囡囡。
      “活下去!”

      像是气球爆炸的声音。
      你不知自己是何时飘在空中的。
      你从未看到过这幅光景。
      金色的粉尘膨胀成一个光球包裹住女孩,原本压在身上的树木直接化作了空气。
      下一秒,你只记得撞在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上,随后陷入黑暗。

      那么,我是怎么来到这的。
      你并没有后面的记忆。
      劣质的白墙,木板床,病号服,脚链,吊瓶,空荡的房间,铁门。
      这感觉就像
      监狱
      敲门声打断了你想要动手拆了这里的冲动。
      “谁?”
      “护士。”
      “进来。”
      与你对话的人似乎跑去通知上级了,一两分钟后,进来的是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和一个军官装束的人。
      你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光靠服饰分辨不出是敌是友。
      或者说在你看来全世界军人的装扮都一样。
      “抽烟吗?”军官递出一支看起来很昂贵的烟。
      “我没有那种习惯。”
      “那就谈点正事吧。”军官将烟收回去,招呼士兵搬了个凳子过来,“你,是否是传闻中会妖术的妖怪。噢,抱歉,草台班子的杂耍艺人。”
      “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军官笑了一声,又招呼士兵拿来苹果和刀。他端详了下手中的水果刀,便开始处理苹果。
      忍耐,要忍耐吗?继续你不擅长的言语对弈?
      他的意思明显是不相信你会妖术,而且随时可以解决掉你。
      现在最优先的事项应该是确认她们的安全。
      露一手吧,敢阻拦就强行突破这里。
      你挥了挥手指。军官手中的水果刀擦过他的脸插进身后的墙壁里,留下一道血痕。
      士兵举起枪对准你,军官招手阻拦,掏出手帕擦拭脸上的血迹。
      “看来这位小友确实有点本事,只是脾气不是很好。把枪放下,别让小友生气了。”
      军官一改之前的轻蔑态度,赔笑道:“看来这里太过老旧,惹得小友心情不是很好,不如随我移步到会客室细谈。”
      “不必,先告诉我你们是不是侵略者。”
      “侵略?不知小友所指为何?”
      “侵略这片土地的人是不是你们。”
      军官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小友并不认得这身服饰啊。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参军二十年,如今正在为国而战,抗击海外的敌人。小友有这分谨慎,倒也是好事一件。”
      “那就好,与我同行的人,现在在哪里。”
      “她们是你的同伴?失敬失敬,我立刻就为她们安排最好的住所。”
      “先带我去看她们。”
      “好好好,随我来随我来。”
      军官脱下帽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领着你来到了广场,有树荫的地方正聚集着你熟悉的人。
      “喂!没事吧!”你小跑过去。
      一二三
      还好,你熟悉的人都在。
      等一下。
      “囡囡呢。”奶奶急切地问道。
      对啊,囡囡呢,虽然你对她的外貌印象不大,但是确实缺了一个人。
      你揪住军官的衣领怒喝:“在我旁边的那个女孩!被树压着的那个,在哪里!”
      “喂喂喂,小友,冷静。我们当时只看见了你一个人,并没有看到你说的女孩,如果说倒下的树的话,那里只有个坑而已。”
      “切。”
      把她们安置好。我出去一趟。
      你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军官说道:“你听说过prts吗?”
      军官脸色一沉,一挥手,士兵团团围住了你们。
      “看来小友对这个洋文有所了解,不如。。。留下来细谈一下。”
      ★★★★准博士
      Terra Prime
      部署一个折跃水晶,充上电了就更
      (虽然写作水平只到自娱自乐,也没什么人看和反馈就是 [s-5] )

      这里是一
      回复
      ★★★★准博士
      Terra Prime
      prts难道是什么军事机密吗?
      七八个士兵抬起枪。
      很明显,这个意思是————
      敌对。
      你可以控制住他们并逃跑,但他们不是敌人。
      如果万不得已。
      你尝试唤醒体内的源石。
      没有反应?!
      见鬼
      你完全忘记了在此之前你是如何透支自己的身体的。

      军官见你迟迟不做回应,发了个指令:“带走!”
      小孩子们抱在一团,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情况非常糟糕。
      至少也要虚张声势!
      “慢着!”
      军官并没有让你继续说话:“你是想用你那些小把戏?我倒是想看看是你的把戏快还是我的枪快!违抗就击毙,带走!”

      prts。。。怪物。。。病毒。。。
      你想起了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导致你们沦落至此。
      “如果你们不想变成怪物的话就tm给我停手!”
      军官听到你的话,眼镜瞪得浑圆,往四周确认了一番:“你tm在放什么屁!”
      “你应该知道你们的目的地发生过什么,这群人就是从那里来的。只要我一个念头,在场所有人就会变成怪物!”
      “那我就先把你毙了!”
      “带来病毒的就是我!”

      令人无法忽视的发言。
      军官怔怔的说不出话,只好把枪扔掉。
      “我投降,别做出那种事。”
      成功了。
      “老样子,给他们最好的待遇,但是14天不要让她们离开。”
      “我答应你。”
      “派一队人送我回去,我必须找到那个女孩。”
      “听你的。”
      军官叫了两台车到你们面前,吩咐了司机几句,便叫她们上车。
      “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阿兰回头看着你,神情黯然。
      “别慌,回来再和你们解释。”你安抚道。
      目送她们远去,你小声说道:“上了车,我会解释给你们听。”

      这是一段颇为难走的道路,四处都是倒塌的树木,深浅不一的坑洞,焚烧的残渣,说是蜀道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按理说军事行动“开辟”出来的路不应该这么颠簸,以至于你一直都不方便开口。
      沉默一直持续到视野开阔,阳光刺眼。
      那是你的目的地。
      所有的一切确实都销毁了。
      黄昏的威力确实如同档案记载的那样。
      这里不再是村庄,只是一块黑灰覆盖的平地。
      只不过,平地的中央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东西————两层楼高的巨型源石结晶。

      “该解释了,首先,那是什么。”
      香烟的味道从背后飘来。
      “源石,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碰他。”
      “你说病毒是你带来的,是怎么回事。我虽然不懂这些,多少听过那帮大夫提起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边走边说,我要去确认那块石头。”
      算上司机,去掉军官,八人小队,都是轻火力。法杖还在,勉强一下自己可以顺利逃掉。
      “说重点吧,我来自一个很远的地方,病毒感染产生的怪物占领了整块大陆。我隶属于一个医疗组织,疫情爆发时就开始研究这种病毒。”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只能另寻他法,所以我来到这里继续研究。”
      “那你研究出结果了吗。”
      你来到你最后失去意识的地方。
      树的断口,以及下方的球形泥坑,形成一个完整的球体。物质就像凭空消失一样,表面光滑平整。
      。。。
      “到目前所有的药都只能减缓变成怪物的时间,解药并不存在。”
      “所以你就放出病毒祸害其他人?!”八条枪指着你,军官手中也抓着一个手榴弹,“你不能活,我不能让恐慌扩散出去,和你一起的那帮人应该也已经处理掉了。”
      “放出病毒的不是我!是敌人的空袭炸毁实验室才导致病毒泄露的!你把她们怎么样了!”
      可恶,没有算到这一步,我还能做成什么事!
      咆哮声从下方平地传来。
      源石!
      “你们快跑!是尸潮!”
      你掏出法杖,简单强化了身体机能,从坡上一跃而下。
      等等,源石里有人!

      你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哪怕是矿石病末期,也不可能产生如此巨大的源石,更何况身体根本没有损伤。
      得想办法破坏这些源石。
      可是如何做?
      源石技艺是依托源石的存在,如此巨大的源石,再弱小的能量也会被放大成灾难,根本无法保护她。
      “救命啊!!”
      半截人头,黏连着大片鲜红泼洒在源石上。
      轻火力根本无法破那群怪物的防!
      他们没来得及撤退。
      啪!
      三截残躯又被拍上去。
      能救一个是一个!
      你与巨大源石产生共鸣,几跟藤蔓抓住剩下的人甩到你身旁。
      “你们的武器打不过那些怪物,先在这里待着。”
      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一碰就碎的感染者。
      是敌人。
      这也太巧合了,就像知道你会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一样。
      你再次与源石共鸣。数层岩石墙壁包住你们与源石。
      “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顺着我挖出的地道快跑。”
      “跑不了了,”军官坐在地上,“看看他们吧。”
      九个人只剩五个,两个应激,两个受伤,只有军官还算正常。
      “总得有人活着,快滚!”
      “我不是那帮怪物的对手,我也没打算独活。”

      你与源石继续共鸣。
      你从未有过如此顺畅的施术体验,仿佛融为一体。
      融为一体。。。
      你想出解决这些源石的办法了。
      乌萨斯有种仪式,依此创造出了强大的利刃。
      “那些怪物可能是被源石吸引来的,架好武器,为我争取时间。”
      你虽然从未见过,从未用过,但是你就是知道该如何使用,这是你的秘密。
      放手一搏了。
      一道黄色光芒直冲云霄,你制造出的岩石障壁也同时瓦解。巨大的源石化作液体疯狂的灌入你的身体。
      少说二十多个愤怒的异变体随着障壁瓦解向你们扑来,而你已经与源石融合。
      你并没有与利刃相同的铠甲束缚形体,现在的你只是一个人形石块。
      结束了。

      。。。


      “我不知道谁是朋友,但我知道谁是敌人。”
      回复
      ★★见习博士
      怎么不才写到二啊,让三这么寂寞吗?
    • 米弓天咕咕 [s-13] 
      不过肯定会写下去的()
      举报 拉黑 4月前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准博士
      Terra Prime

      女孩挥舞着一人高的源石结晶卡住异变体的铁爪,将其拖住旋转一圈。
      没有任何阻力,就像橡皮擦划过纸面。源石划过之处,血肉便被擦除,在空中留下一片金色沙粒。
      你翻找着记忆。
      未曾有过。
      没有任何关于此情此景的记载,即使深入到“秘密”。
      不过如此。
      那帮老家伙守着的东西也不怎么全嘛。
      你想笑,但你现在只是块石头。
      接下来的一切就和你没关系了,你这么想着。

      沙子流动的声音穿透你的五脏六腑,身上覆盖着的坚硬源石逐渐消失,从心窝处流出。
      漫天的金色沙粒汇集于少女,而她的体型并没有变化,只是结晶剑变得愈发亮了。
      这时你才看清那名少女的样子。
      虽然你们并没见过几面,但你确信她就是那位“囡囡”。

      还未等你喊出她的名字,囡囡便以非人的速度飞向山坡上的一名军装老人。
      “山本!我日你先人!”
      数量众多的异变体拦住囡囡,并没有什么作用。源石剑光芒一闪,异变体便消失了,只剩机械装置砸落。
      老人扔掉拐杖惊恐的向后奔逃:“prts!救我!”

      怎会?!
      怎会在这里?!

      一个人形机器人从图里钻出,精准击中了囡囡的腹部。它抬起双手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囡囡竟然也如那些异变体一样瞬间崩解了。
      它不是一个战术指挥ai吗?!

      “别tm想独不独活了,能带几个带几个跑,我殿后!”
      你掏出法杖扔出几个贫弱的火球,都被飞来的prts轻松化解。

      你已经不是感染者了,贫弱的法术便是证明。比上次更糟糕的是,你感受不到体内有源石的存在。
      这种时刻治愈矿石病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prts的手臂处出现疑似飞弹的物体。
      如果是prts,如果是你熟知的prts。
      “prts!身份认证,doctor!”————你将法杖折断插向了心脏
      prts停在空中。
      “自毁。”
      “是,博士。”
      随着爆炸的声音传来,你咳出一口鲜血。回头看向后方,那位军官总算唤起了求生意志,叫醒那两位应激的士兵,正在背着伤员逃跑。

      “可恶!给我进攻!”
      你这才想起来敌人还没撤退。
      又是一批异变体逐渐包围过来。

      这样下去会全灭,想想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他们绝对来不及赶回到车上。
      环视四周,遍地都是散落的机械装置。
      你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努力追上他们。
      插在心脏的法杖与肾上腺素无异,你现在能做到之前做不到的事。

      丛林中有一个部落,他们的科技与外界完全不同,拥有常人无法理解的结构设计,但是却出奇的能够正常使用。
      该说那是科技还是魔法,没人能够解释。
      “俺寻思能行!”
      所有散落的机械装置吸引在一起,组装成了丑陋且怪异的汽车。

      “上车!”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